52笔趣楼小说 > 网游小说 > 是人机也是病友局 > 第四章 两个世界的人
是人机也是病友局  作者:回首便便
    “这个城市很小,哦不,这个世界很小。”

    静谧的空气凝固出不同寻常的严肃,男人背对她,落地窗外的阳光太过灼目,女人晃了晃神,静静等待他的下文。

    “我希望朱小姐也能抹掉这段经历。”男人转过身,面对正襟危坐的女人,与其说是请求,不如说是命令。

    “您的意思是?”瞄了一眼茶几上的支票。

    “如果有一天,你们再次遇见,你对江晨来说,或许仅仅是个陌生人;同样的,我希望你也把他当做陌生人看待。”男人轻轻摩挲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又说:“也许,让他活在并未察觉到失去的环境里,比较好。”

    遗忘,是行刑者的托词;被留下的人,心甘献出脖颈,供他自由。

    女人一如当初推开了这所谓买通,不是她要当圣洁白莲花,相反她对支票上可观的数额相当动心;只是她觉得,男人所说的于她是那么理所当然。

    在一场爱情当中,如果有一个人先离开了,被剩下的人本就应该潇洒放手;更何况,那孩子是因为得了病将她隔离出了自己的世界。

    “好。”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

    于枫很喜欢朱璃这般潇洒的女人,她太聪明,太懂事,就像是勘破机缘的得道者,一边入世一边出世。

    离开于枫的私立医院,一路意识飘忽在外,连喘息都不曾错乱,直到来到一处奶茶店门前,透过玻璃门,方见陌生的自己。

    源源不断滚落的眼泪,以及路人不解的张望。

    情绪,在路过护城河桥时爆发得措手不及。

    “臭小鬼!!你这个混蛋——!”

    声嘶力竭过后,嗓子像是被强行塞进几十斤棉球,女人呆呆凝视鸦青色水面,脑海顿生如果跳下去是不是就解脱的可怕念头,当意识回来的时候,那已经跨出去的脚步动作将女人惊出一身冷汗。

    世界上有很多问题没有答案,为什么幸福像泡沫一样,眨眼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为什么有的人明明驻足过她的生活,却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为什么她连为什么都问不出口。

    ‘爸爸,这是结局吗?’

    兄嫂以及老妈出国以后,朱璃时常去父亲的坟前,除除草,烧烧纸,忙活一番后,最后瘫坐在大理石阶上,脑袋无力地垂着,泪水一次次划过面颊,她一次次用手背擦掉。

    墓碑上,父亲慈眉善目望着女儿的背影,一阵风卷起几片桑叶柔和地抚过女人的发梢。

    ‘爸爸,我好想你啊,检测出阳性肿瘤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终于可以早点去找你了,但是,我又好想活着啊……我想看他打比赛,看所有人为他摇旗助威;我想坐在他的身边,望着他弹琴时温柔的表情,我想照顾他,做饭给他吃,把他养胖;我想……我想做他的新娘……我是不是很贪心,是啊,怎么这么贪心呢?他啊……年纪小小……便已越过了太多人,星宿下凡似的……是不是连老天爷都觉得我配不上他,所以才把他收走了,光是这半年的相处,是不是就已经把我这辈子的好运都透支完了?’

    没有人回答她的自言自语。

    唯有父亲墓前一阵阵微风掠过她糟乱的发。

    ※

    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将女人环游太空的思维拉回了地球,拉回了这座地处日本最北边的岛屿。

    甜品店里暖烘烘的,烤得她昏昏欲睡,上下眼皮拼命干仗,跟前圆木桌上的热饮渐渐冷却,自始至终都未曾尝过一口。

    “喂……”摸索了半天大衣上的口袋,最后才发现手机躺在奶茶旁,懒懒散散接起电话。

    “我不买保险,靠!”‘神经病啊,国际长途啊亲!’在听到XX保险的推销电话后,女人瞬间清醒,不忘送她一句厥词。

    愤愤将手机丢在桌上,捧起奶茶嘬了一大口,被当中甜腻的味道引得一阵胃痉挛,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

    “叮铃铃”

    清脆的风铃声响起,大门被打开。

    “いらっしゃい!”

    店员齐刷刷欢迎来客,朱璃懒洋洋滴便门口投去视线,却吓得差点从高高的原木凳上掉下来。

    来者着一袭墨蓝冲锋衣,戴着顶暗灰针织帽,本是路人打扮,可一点也没能遮住精致面容挥发出的俊朗气息,金属框眼镜后,是一双明媚的眸。

    “赵赵赵赵赵赵……”朱璃的嘴噘得老高,都快顶到鼻孔了。

    男人环顾四周,目光最终定格在了靠窗而坐的女人身上,她的着装实在不适合这初雪天气。

    “你你你你你你……”眼见男人绕过几个服务员抵达跟前,与女人对面而坐,男人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朱璃目瞪口呆。

    男人优雅地举起手,唤来服务员,用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点了一杯意式咖啡,随后打趣一脸痴傻的女人,“几个月没见,患口吃了?”

    “赵律师!您怎么会在这里?”这缘分也太大了吧?来北海道还能遇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女人局促了起来。

    屋内的温度很高,男人褪下冲锋衣,淡色的羊绒衫配着他白皙的肌肤以及精美的五官,看一眼是福气,再看便是赚的。

    “真的太巧了,咱们居然能在北海道遇见!”女人再次感慨缘分的妙不可言。

    赵与祁松了松领口,抬起桃花瓣的眸子望了一眼女人:“令你失望了,我是跟着你来的。”

    “啊?”女人伸长耳朵,像是没听到似得。

    男人推了推眼镜,此时服务员端来咖啡,赵律师自顾自抿了一口咖啡,回忆起来日本的原由。

    ……

    “那姑娘,好像出事了。”

    许从亮的消息发到手机上的那天,赵与祁正开着会。

    回到办公室以后,他急忙回电询问。

    “你刚刚的消息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的男人不再是以往的油腔滑调,转而一副深沉口吻:“胃粘膜上皮恶性肿瘤。”

    忘了是怎么叫秘书订票的,等抵达札幌的时候,那与国内浑然不同的低气温才提醒他,自己已经跟着那个女人的脚步来到了日本。

    在赵与祁井井有条的记忆里,自己所有的行为都有迹可循,每一个决定都可以用基本演绎法好好推演,冲动的行为屈指可数,这大概,是第二次将身体交给冲动。

    ……

    “一个人寻找诗和远方,不觉得寂寞吗?”男人挑了挑眉,别有深意地问。

    朱璃扯了扯嘴角,习惯性地为自己换上谄媚的表情:“有一点,不过遇见您,就没觉着了!”

    “……”男人无奈叹息:“朱小姐,你我什么时候能脱下面具坦诚聊天一次?”

    “诶?”赵与祁的拆台来得猝不及防,朱璃嘴角的谄媚僵在原处。

    “我是真心想跟你做朋友。”赵与祁淡笑起来,他真诚的时候,眼角总会多出一些褶皱,许是因为这些年来虚情假意的表情做的太多,才会在真情实意的时候略显疲态。

    “赵律师……”朱璃对今天的突发状况应接不暇。

    “不介意的话,叫我与祁就好。”男人抿了口咖啡。

    女人蹙眉:“介意……”两个世界的人,怎么能做朋友呢?

 

是人机也是病友局: 第四章 两个世界的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