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下无羡 > 第五十章 年底谈话2
天下无羡  作者:十月的石榴
    “啊……”高升一张脸都快皱成包子上的褶子了,“有两本书这么多啊……”

    李姐给了他一个暴栗,“自个儿将书翻开看看,上面可有不少插画呢,真正的文字并不多的。”

    高升翻了翻,果真如此,这才散去了愁容,换上了一副笑脸。

    “你不止要将这两本书背熟了,还要继续研发火药的配方。我将柴胡和你一同叫来,也是希望你二人一起好好配合,将药物加入到火药之中,增加火药的御敌威力。”

    李姐扭头问柴胡,“你会制作蒙汗药吗?”

    “疗伤时多需用到睡圣散,是宋代《扁鹊心书》传下的方子,小的会制。”

    “配方需要调整一下,减少些固本培元的,加强迷药的效力。做好了,先给主子我弄一斤出来。”

    “一斤?”柴胡的脸一抽,“主子,您要那么多睡圣散做什么呀?”这都能药倒几百头牛了。

    “主子我当然是有妙用啦!给你们限期三个月,”李姐瞪了他们一眼,威胁道,“要是三个月内捣鼓不出来,等着吃白饭吧!”

    两人行了一个军礼,“小的必当全力以赴!”

    “桌上的爆米花糖各拿一块吧,替我将何关和胡勒根叫来。”李姐吩咐道。

    “小的领命!”高升抓了一块爆米花糖塞入嘴中,领着柴胡便走了。

    等了一盏茶的工夫,两人一起推门进来。何关觍着脸笑道,“主子找我们有什么事啊?”

    “之前,你说要做个大掌柜,还作数吗?”李姐问道。

    “自然作数!”何关双眼冒着光,“主子,您这是要开店了吗?小的觉得,可以在闹市口先开一家茶食庄,二楼雅座,一楼堂吃,兼做外卖。

    “等小的将香胰子的配方改良完善后,就在宁夏卫再开一家胭脂铺。花马池民风淳朴,买香胰子的不多,不及宁夏卫的富人多,生意好。

    “小的这次去宁夏卫,已经了解过那边的行情了,最次等的香胰子,也要卖一银子一块,咱的香胰子无论是色泽、手感、清洁力都要更胜一筹。

    “加上您研制的香油,至少也得三两一块,去掉盘铺子、请伙计的花费,也能净赚一两多。

    “若是一天能卖个十块,一个月可净赚三百两,一年便是四千两,再倒卖到周边的几个城镇,一年上万两的收入不在话下。

    “再加上您弄的这清露,配上波斯的玻璃瓶,咱可以当成波斯来的,倒卖到京师和江南。

    “到时候,我们每年花季在本地收蔷薇、薄荷,去洛阳收牡丹、芍药,去两广收栈香、藿香,自番商收龙脑、沉香。

    “清露的工艺简单,却比香胰子要赚钱得多。最次的,一两清露咱也要一两黄金,卖便宜了还没人要呢,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

    何关还真是个天生做生意的料,就带他去了一次宁夏卫,就将底摸了个门清,讲起生意来滔滔不绝。

    李姐不觉笑了起来,“你倒是想得远,不过,包子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第一步啊,你跟着刘叔学习记账。”

    “刘叔?是将军身边的军师吗?他管理的可是军务,又不是铺子。”何关不满地嘟囔道。

    要不是此刻离得远,李姐真想给他一个暴栗,“别小看了军务,军务和做买卖有许多相通之处,每月军营那么多人的俸禄、粮草的消耗、军备的耗损、马匹的补给,所有的开支都是一笔繁杂的账目,能将这笔账目算清楚咯,可是真正的本事!

    “除了账目之外,你还得向他学习怎么和人打交道,军中各种物资都拿捏在杂造局和兵器局的手中,每月能领到多少,凭借的不止是官职高低,还有你的人脉和手腕。

    “所谓商人,就是要做一个善于协商的人,把握好各个势力的关系,不能得罪人,也不能让自己吃亏了。

    “刘叔原是跑单帮的,五湖四海都去过。经验,是生意最好的本钱,你能向他学到多少,全看你自个儿的本事。

    “等刘叔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能出师了,主子我就在宁夏卫给你盘个铺子,买卖胭脂水粉,让你做掌柜。”

    何关乐得都快蹦起来了,“不过,主子您做的点心那么好吃,不在宁夏卫开家茶食铺吗?”

    “吃食这种东西,最是麻烦,师傅的手艺、食材的把关、火候的掌握,每一样都会影响到口感。若是不能保持相同的水准,便会砸了口碑,只能做强,却做不了大。要是不慎混入了劲敌的细作,还会被人偷了手艺,反倒是给人做了嫁衣。不如开个胭脂铺,把所有的工艺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统一向各个分号供货。”

    何关一直盘算着李姐的超群厨艺,却是没想到这一层,不觉打心底里佩服起来,“主子想得深远,小的一定好好和刘叔学习,争取早日出师。”

    李姐满意地点点头,又将目光投向了胡勒根,只见他低首站在一边,很是恭顺的样子。

    胡勒根脚力超群,骑术娴熟,机敏善察,服从性佳,绝对是一个做斥候的上好材料,可惜他的瞳色异人,要他混入敌营,还没探查到敌情,就被人给发现了。

    李姐的指尖叩击在桌案上,思索了片刻,才对胡勒根道,“我若让你跟在何关身边,给他做个下手,你可愿意?”

    胡勒根微微蹙了下眉,还是行了个军礼,答道,“小的愿意!”

    李姐停下了手指的动作,好奇地问道,“你就不问我,为什么这么安排你?”

    “只要是主子的命令,小的愿肝脑涂地!”胡勒根答道,语气透着一抹坚定。

    “我不要你肝脑涂地。”

    胡勒根缓缓抬起头来,目光之中却是带着几分受伤,委屈地喊道,“主子……”

    李姐叹了口气,“凭借你的资质,本是做斥候的上好人选。可是,做斥候很危险,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所以,我宁愿你同何关一起,学做一个管事,虽说日子平淡些,但却要安全许多。”

 

天下无羡: 第五十章 年底谈话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