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穿越小说 > 穷兵 > 第9章 知情不报
穷兵  作者:轻尘本尊
    做游戏的过程当中,兰香的心绪也在一点一点的发生着变化。在和谐的气氛当中,两个人一直玩到天亮。

    天将微明之时,兰香突然间变得有些紧张,她喘着粗气,木讷地看了一眼窗外投进来的细微的光亮,蓦然之间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她猛地一下掀开了被窝,脸红着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安宁,然后把头发弄的乱糟糟的,出溜一下钻进了被窝。

    再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安宁惊喜地发现,尽管兰香的脸上带着几分睡眠不足的倦意,但那一丝与整张脸极不相称的木讷,已经消退了许多。

    睁开眼时,兰香羞涩地看了一眼同样充满倦意的安宁,什么都没说,慌慌张张的逃出了门外。

    正院的东厢房里,康宁忠已经等候多时了,见到鬓发散乱衣衫不整的兰香,康宁忠在释然之中带着惯常的严厉。

    “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兰香面含羞涩,欲言又止,好大一会才唯唯诺诺地说道:“被折腾的太厉害了,一不小心睡过了头。”

    此番话语,显然是在强调她被安宁折腾了,康宁忠便不再追问其中的详情,而是扯到了另外一方面。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向外发信号?”

    兰香答道:“这个安宁,端的是一个情场老手,他不像一般的情种那样,一见面就直奔主题,释放激情。他与我玩了大半夜的游戏,然后在猝不及防当中突然把我迷倒,因而失去了向外面传递消息的机会。”

    这套说词,是兰香事先就已经想好的,半真半假,也算是兰香防了一手。即便是昨天晚上有人在房间外面偷听,她所说的与事实也算是基本吻合。

    但兰香也知道,单凭康宁忠的老奸巨猾,这套说词,这条老狗恐怕很难信其一二,更严厉的盘问肯定在后面。

    忐忑不安的看着康宁忠,兰香做好了随时被盘问的准备。

    不料康宁忠只说了一句:“这个安宁,实在是不愧为花花公子的称号,也就像他这种人,才能玩出如此的花样。”

    说完,康宁忠便仰头看向屋顶。

    康宁忠越是这样,兰香的心里就越紧张,甚至有一种命悬一线的担忧。

    对于康宁忠这个人的阴险狡诈,凶狠残暴,兰香心里是了然的。他一旦对属下的仆人心生猜忌,便会无所不用其极,直到你说出真话为止。

    但有一种情况,康宁忠是不留任何痕迹的,那就是他已经确定了你在说谎,根本就没有再审问的必要。便会不露声色,甚至会对你和颜悦色,让你失去戒备的心思,之后再对你痛下狠手,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府上有三个奴才,就先后遭到了康宁忠的毒手,死后连尸首都找不到。

    正因为康宁忠有这种吃人不露牙齿的本性,府上的上上下下,都对他忌惮有加。

    兰香虽然轻而易举的就应付过去了康宁忠的盘问,但她的心里却异常沉重,总觉得有更大的灾难将会在悄无声息当中降临到她的头上。

    这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让她的精神产生了分裂,过去她从未想过要背叛夏家,她也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可现如今,她恍恍惚惚觉得,自己的情感在夏家和安宁之间拉扯着。

    但她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背叛。

    既然这样,最好的办法,就是安安静静的等待最终的结果。即便康宁忠在悄无声息当中对她痛下杀手,她也只好认这个命。

    但她心里是存着一丝侥幸的,她希望只是自己吓自己,康宁忠根本就没看出什么破绽,她所解释的内容,在康宁忠那里是天衣无缝的。

    后来她又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其实从自己为安宁遮掩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背叛了夏家,背叛了康宁忠,背叛了夏博远,这种背叛让她心思不定,也让她坐立不安,康宁忠能觉察不到吗?

    肯定觉察的到。

    让她奇怪的是,她为什么要替安宁遮掩呢?如果把当天晚上发生的真实情况告诉康宁忠,康宁忠即便有所责怪,也不会太难为于她。

    只是安宁就惨了,他在夏府里很可能活不过日头落下。

    说到归齐,她是不愿意看到安宁惨死,而且死后连尸首都找不到。

    可她为什么又不愿意看到安宁惨遭毒手呢?

    她和安宁之间,不过只有一夜的接触。之前她所了解的安宁,是一个风流成性滥赌成癖的花花公子,对他的厌恶,已经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康宁忠交待给她的任务,她从内心里是不愿领受的,她怕看到安宁这个人,就会忍不住想吐。

    可能是传统认知和现实之间的落差太大了,她才对安宁这个人产生了好奇。

    昨天晚上,她和安宁独自待了一夜,耳鬓厮磨,安宁有的是机会向她伸出咸猪手,就算是他刻意把自己伪装成谦谦君子,但内心的邪恶,恐怕在眼神里是掩藏不住的。

    但她自始至终在安宁的眼神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邪恶。

    最让她感动的,是安宁把她当成真正的女人看待,而且还给了她做一个真正女人的希望。

    这一点,恐怕是让兰香最为动心的。

    兰香现在身处的环境,与炼狱并无二致,她也想过要逃出去。可是以她对自己身份的认知,以及身上那种根深蒂固的奴性,那种幻想,不过是痴人说梦的虚幻罢了。

    可现在明明有人给了她这种希望,所以她在不经意间就抓住了。她的内心已经背叛了夏家,背叛了康宁忠,背叛了夏博远,投靠了安宁。

    想明白了这一点,兰香便不再害怕,她铁了心要好安宁捆绑在一起。

    她也想到了最坏的结局,无非就是个死,但她不怕。

    现在她最担心的,是安宁。

    安宁的处境比她还危险,但他却浑然不知。也许在甜蜜当中生活惯了,安宁还是那么的喜爱玩耍。

    当然了,这种玩耍,很有可能是他获取女人芳心的一种手段,兰香自己就不得不承认,她已经被安宁高超的玩耍手段给俘获了。

    既然心已所属,那她就完完全全是安宁的人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宁掉进陷阱而浑然不知,她必须提醒他。

    可是,如果康宁忠和夏博远真的对她产生了怀疑,势必会更加关注她的行踪,与安宁接触,不单单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同时也会给安宁带来危险。

    如果安宁依然是那个不谙世事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康宁忠和夏博远很有可能会再容他一些时日,如果安宁知道了真相,恐怕就不会这么淡定了,康宁忠或者夏博远发觉了安宁的神态有异,就会加紧屠杀他的步伐。

 

穷兵: 第9章 知情不报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