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养崽子那些年 > 45.第 45 章
我养崽子那些年  作者:代安娜
    小铮总觉得自己在做梦,梦里面,他姐每天披着漫天的星光回家,满面疲倦地坐在他身边,让他把今天的课本读完背完,还强迫他做十道数学课外题。

    他姐忙活了好几天,把家里所有带角的东西都用胶布和废纸包裹了起来,除了菜刀锅铲之外,看不到任何锐利的物件。

    每天清晨,他姐会把他阿姨喊起来,去外面跑步做运动,偶尔也会把小铮从被窝里拎起来,强迫他加入晨练小分队。

    没过多久,那记忆中满是水果的货三轮又出现了,货三轮进不去小巷,许铮妈的某个姐妹刚好有个面朝歪脖子树的空屋子,就给李晓言使了,李晓言摆弄那些水果的时候,小铮就在边上看着,时不时给李晓言提建议,让她摆得好看一点。

    大概过了一个月,小铮才知道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纸里包不住火,再加上李晓言母子都不是那种藏着掖着会说谎的人,索性掐头去尾说了个大概,但还是隐瞒了一件事——艾滋病。

    她们只说李晓言妈生了病,身子弱,干不了活,所以李晓言不得不退学,李晓言并不确定这些人会不会因为艾滋病排挤她们,所以干脆把这件事隐藏了。

    小铮从刘家豪的耐心讲解中才明白了这个转变——阿姨病了,没钱了,姐不读书了,要挣钱养活全家。

    他蓦然觉得被人往心里塞了个大石头,掉不下去也吐不出来,沉重的要命。

    他不知道李晓言爱不爱读书,但他自己是很爱读书的,因为读书过后他才能学会更多语言,才能朝他曾经向往过的方向前进,能越来越自如地和李晓言沟通;他的绘画能力因为老师的表扬和指导而一日千里;还有身边的同学,大多数都没有嫌弃他,反而耐心地跟他讲解那些他不懂的题目。

    少部分跟他过不去,趁着老师同学不在场,把他堵在操场扔垃圾的小混蛋们,也被他那些野路子三脚猫功夫收拾了,因为他姐交代过,如果被人欺负,就直接揍回去,只要不踢小鸡鸡,不戳眼睛,不打女生。

    他谨遵“圣旨”,毫不犹豫的揍了回去,事后那几个人看见他就立马绕道走,实在绕不了了就直接贴着墙朝里挡着脸,好像许铮多在意他们似的。

    这个时候的家长们大多忙着生计,对孩子的教育要求也没那么矜娇,学校里闹点别扭打点架都是正常的,回家告状的孩子往往会落得一句“你龟儿子超锤子超,打不赢还跑不赢,只晓得回来告状,老子跟你说,拳头上赢不了就成绩上碾压,两个都赢不了你就自己打个洞跳进去,别跟人说你跟着老子姓。”

    总之,在这样粗放的大环境和有爱的小环境下,许铮在学校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要是他姐不逼他背书做题就更好了,当然他也心甘情愿吃这种苦,因为他明白这是靠近他姐的唯一途径。

    而现在,他姐为了养活他跟阿姨,就这么退学了,他心疼的很,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要赚钱,可是要怎样赚钱?

    他还不到八岁,就开始操心起了孔方兄,急得他都长出了痘痘。

    吴贵芬的精神倒是好了一些,不得不承认,人是一种很容易被情绪左右的生物,明明知道那些情绪没有实际用处,只会消弱行动力和生存意志,被一种名为“恐惧”的幻术带着走,却还是没有半点反抗余地。

    但李晓言回来后,却把围绕她的“恐惧”和“消沉”驱走了一大半,这个天生冷血冷脸的活阎王,百毒不侵,完全不受情绪控制,她十分理智的分析出了每天该做的事,然后像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一样按着分析出来的日程单行事——陪吴贵芬晨练,去市场取货,去哪些地方摆摊,辅导许铮的功课,按时按点回来做饭。

    吴贵芬像个行尸走肉一样被李晓言带着转了十来天,就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节奏,连带着情绪也适应了这种新的能量源——冷漠,却坚硬的像块铁板。让“恐惧”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突破口,只能暂时偃旗息鼓,选择战略性后撤。

    这三个人中忙成陀螺的李晓言是无暇询问二位的心路历程的,除了那些家里的工作,她每天还得想着怎么去赚更多的钱,随着市场经济越来越活跃,有点小钱和有点大钱的人越来越多,随之应运而生的销金窟也越来越多。

    那些客车停靠的路口早就被各种“背篼客”占据,每个人只能分散着赚点勉强糊口的小钱,路口歌舞厅也被有铺面的人垄断了,因为有铺面就意味着可以守通宵,以往李晓言家三口人可以轮流守夜睡在大路上,现如今只有她一人,守夜这条路算是断了。

    所以唯一可行的就是那些大大小小的销金窟,能进这些销金窟的人多少都有点小钱,而且不太惜钱,愿意花。李晓言剑走偏锋,直接踩着三轮车往这些龙蛇混杂的地方钻,试了好几个地方后看出各个销金窟里面的经济流通状况,最后在一个叫做“灯笼区”的地方找到了据点。

    灯笼区里有六家大小不一的歌舞厅,里面那些女人看她一个少女出来赚钱养家,又长得俏丽,都不免生出点同情心,挺照顾她的,李晓言也适当调整了她的处事风格,变得温润了些。

    这样一变就更讨人喜欢了,她不仅卖东西,还时不时帮这些女人跑跑腿,办点小事,办事也利索,很快就有了点小名声。

    而灯笼区里更深的黑窟李晓言是不敢去的,水太深,几乎都跟毒品有关。这些毒贩子没几个惜命的,早把头挂在了裤腰上,李晓言如果是孑然一身,自然不怕跟他们周旋,但问题她不是,她拖家带口的,不敢去淌里面的浑水,哪怕里面可以赚到更多的钱。

    李晓言仗着李长青给的这张脸,还有几年学霸经历熏陶出来的和别的小混混截然不同的气质,意外受了许多关照。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早就料到自己一定会惹上麻烦,但事实上还行,她一共在这里待了三个月才惹上第一桩麻烦。

    灯笼区里有个莲姐一直特别照顾她,平时在她这里买东西都是一大包一大包的买,从不还价,在发现李晓言还会点拳脚功夫后,就时不时给她介绍一些跑腿赚小钱的活,李晓言自然也要投桃报李,莲姐给了她一部用过的小灵通,如果遇到有人捣乱,莲姐会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

    李晓言帮莲姐解过几次围,今天也比较轻车熟路,她钻进歌舞厅后边的杂物间里,两巴掌把纠缠莲姐的人拍的晕头转向,正要撵出去,莲姐却拉住她:“那个,晓言,帮姐一个忙,这个混蛋手里有我的照片,你帮我翻出来烧掉。”

    话音刚落,莲姐就从身上摸出一把钱,强硬的塞到李晓言裤兜里,晃眼一看至少五百。

    李晓言瞪大眼,赶忙要还,却被莲姐死死捏住手腕:“你要不收,就是不愿帮我,以后也别认我了。”

    李晓言对这个浓妆艳抹的大姐姐还是有些感情的,她刚来时被好几个人找麻烦,全是莲姐打发的,可以说没有她,李晓言也不能在这里安生做生意,她性格冷硬,却又十分诡异的看重情义,也是个矛盾纠结体。

    “什么照片?”李晓言问道。

    “□□。”莲姐笑了一下,看着地上被李晓言踩着的男人,“这混蛋是我前男友,说要娶我,结果都他妈扯淡,还威胁我要把那些照片寄给我爸妈,怎么,靠点照片就想威胁我养着你这个小白脸啦?”

    莲姐朝他吐了口唾沫:“你他妈算老几?”

    莲姐去柜子里翻出纸笔,在上面写上那男人的地址,递给李晓言:“给,这是地址,你好好把这位爷送回去,看看照片到底藏哪儿了?”

    “嗯。”李晓言接过纸片的时候还挺吃惊的,她第一次看见莲姐写的字,很好看很端庄,感觉像是练过的。

    “张莲,你这个□□,老子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他妈养着我是应该的……咳……”他还没说完,就被李晓言拎起来一脚踹在了后背上,往前猛冲了出去,李晓言跟着他出门,回过头对莲姐笑了一下:“姐,帮我看着点水果车,一会儿就回来。”

    张莲点点头,挥手示意她放心去。

    莲姐天不怕地不怕,但确实怕这几张照片,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连她这位久经淤泥的老江湖也着了道,被那个小白脸一哄就拍了几张艳照,而且她刚出来混的时候还比较青涩,不知道隐瞒自己的出身来处,不少人都知道她老家在山里的哪个旮沓。

    她不怕被其他人看到,但如果被她父母看到,那两位估计会羞愧的上吊自尽。

    她这位小白脸男友其实才十九岁,就是长得着急了些,看上去快三十了,她今年二十五,比那个小白脸大六岁,想想还真不是滋味,居然被个兔崽子耍得团团转。

    她第一次看到李晓言的时候,就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一无所有跑到这些鱼龙混杂的地方讨生活,可怜巴巴的,不过后来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这孩子和当年的她很不同,看着单薄可怜的,但其实内心有个谱,有自己的底线,绝不越过去半步,虽然在这个诱惑满满的销金窟里求生存,却一直老老实实做着她的水果生意,绝不去踩那些表面铺着黄金的坑。

    因为那种长相,在这个地方还是很容易被带偏的,惦记的人太多,心怀不轨的虎狼也太多。

    像李晓言这样守得住的人有,却很少很少,大多数或主动或被动的都沉沦了,有些捞到钱后及时逃离了,但逃出去发现外面的世界更不好过,又折返回来,这样的,几乎一辈子也不可能出去了。

    她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李晓言此刻使劲捏着那“小白脸”的手腕,到了他的出租屋,一进门就把门锁上了,抬个凳子坐在门边,盯着这家伙翻箱倒柜。

    小白脸时不时瞥一眼李晓言,他被那几下打怕了,痛得哭爹喊娘,所以连正眼也不敢瞧她。

    他很快就把照片找了出来,有十来张,李晓言迅速检查一遍。

    啧。

    简直不敢睁眼看。

    莲姐真是……

    李晓言面红耳赤的把照片装进一个黑袋里,装进裤兜,又看见那个摆在床头的照相机。

    “拿过来。”李晓言指了指照相机。

    小白脸还以为她在觊觎自己最值价的私有财产,立马慌了:“晓言妹子,这玩意儿倒过几次手,已经值不上价了,您高抬贵手……”

    “我说过我想要吗,”李晓言厉声打断他,“给我看看怎么玩的。”

    小白脸:“……”

    然后,他半怀疑半相信的把照相机递给了李晓言,并示意她怎么玩。

    这种传统相机本来也不复杂,一学就会,李晓言学会后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白脸:“脱衣服。”

    “……!!!???”小白脸瞬间就懵了,没明白这怎么个意思。

    “脱啊,难道想要我帮忙?”李晓言狰狞地喝道,又故意攥紧了拳头。

    小白脸边脱边发抖:“妹子,不,晓言姐,你要做什么?”

    李晓言摆弄着相机对着他:“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所有的照片,你还有没有别的藏起来的,保险起见。”

    小白脸慌了片刻后瞬间就冷静了,□□而已,就算他父母看见也不会怎么样,还会说他本事,能骗到女人。

    所以小白脸十分配合李晓言的要求,李晓言让他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爱拍几张拍几张。

    李晓言取下胶卷之后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点燃后递到对方嘴里:“哥哥辛苦了,要是还有别的照片,我就把这些照片加洗出来,寄到你的工作单位,还有你未来的女朋友手里,就说是你为我拍的。”

    李晓言说完,露出一个贱兮兮的笑容,把凳子踹飞,拉开门就走了,也不怕小白脸光溜溜的正对大门,被过路人围观。

    李晓言叼着烟在巷子里走着,这里的路像蜘蛛网一样,七拐八弯的,进来时有小白脸带路还算明白,出去时简直能把人绕晕。

    而且这里住的人很乱,有许多是李晓言不敢碰的那个黑窟里的人,警察来过很多次,但狡兔三窟,这里住的人比狡兔还爱打窟,很难清理干净,每次警察一走,这里就春风吹又生的活泛过来,像个遭瘟的村庄。

    李晓言刚走到一个无人的分岔口时,就感到有人从左侧冲了出来,她顺势一避开,狠狠钳住那人握着小钢刀的手臂,谁知后脑勺却被人偷袭了一棍,李晓言脑袋“嗡”的一声响,站立不住,前面那人就掐着她的脖颈把她擎在空中,手中刀迅疾出手,往李晓言腰腹间直直刺去。

 

我养崽子那些年: 45.第 45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