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假装小仙女 > 30.第 30 章
假装小仙女  作者:二呆
    “对揍死你。”丘啾恨声说:“跟上。”全然把他当成小弟,不给他一点面子。

    心虚后悔的江知许怎敢不从?经常插在口袋里的双手不知该往哪儿放,双手局促地搭在前面,小步跟在她身后。

    短碎发遮住眼,让人看不清他是何等情绪。

    两人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全场静默,只有许茹云还在骂骂咧咧:“下次再让我听到,别怪我不客气。”

    与她对骂的同学,突然安静,目光越过她的肩膀落在江知许身上。

    许茹云问:“怎么心虚了?”同学给她递眼色,许茹云这才查觉到不对。

    她回头看,丘啾在她身后,许茹云立即拉住她的手说:“丘啾他们说你考了年级倒数第二,你跟他们说你考了多少。”

    丘啾抚抚额头,不好意思说:“那个,我好像是倒数第二。”

    许茹云当场石化,身子颤了两颤,好一会才回过神缠着丘啾问:“怎么可能?你比谁都努力,怎么会倒数第二?”

    丘啾态度平和,拍拍她的肩说:“茹云读书要眼到,口到,心到,手到,脑到。我脑没到所以成绩差。这是事实,得承认,我们不能枉顾事实。”

    她的心态是不是太平和?许茹云一时间竟是无话可说。

    丘啾抬头笑道:“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我以后还是会好好学习,争取进步。”推推许茹云压低声说:“你跟人骂的我在外面听到,谢谢你。”

    “不过以后别跟人对骂,不好。”

    许茹云不服气说:“我又不跟人对骂,我是不知道。”说到这里她顿了下,确定丘啾没有不悦,接着说:“我不知道你考倒数第二。”

    “现在知道了,好啦,回座位。以后跟人骂也得等了解事实后才行。”语气平和像是老妈子教育孩子。

    许茹云心里发堵,又无话可说:“行吧。”抬脚回自己座位,迈出一步才发觉跟在丘啾身后的江知许。

    校霸今天很不一样,气势上怎么感觉矮人几分,站在丘啾身后不注意还以为是别的同学。

    偷瞟江知许,两人目光不小心接上,许茹云打了个寒战,缩着身子回到座位。

    其它同学更不敢多说什么,与许茹云对骂的同学,自动让出过道,眼神时不时地飘到江知许身上。

    丘啾从她身上走过,抬手落在她肩上,同学吓了一跳,身体僵硬不敢动弹,耳边传来娇柔的声音:“我不过是学习不好,不是弱智。同学请以后不要这样称呼我。”

    话音轻柔毫无责备之意,同学听得大汗淋漓,战战兢兢说:“好的,不会。”

    丘啾赞许说:“这样是对的,说话做事都要事实求事,倒数第二是事实,我弱智就是污蔑,对不对?”

    同学连连点头:“对对对。”心里七上八下,怎一个紧张了得。

    校霸今天一句话也没说,眼神好像也没平时犀利,整个人存在感低弱。

    反而是大表姐更赫人,轻拍在你肩头的手像刀,轻声细语的更像是一刀刀刮你。

    “去吧,一会要上课。”俨然领导地位。

    同学只觉手脚被人牵上线,迷迷瞪瞪地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拿出书本。

    全存看在眼里的江知许:……

    她要是去做传销什么的,必定会是顶尖人物。

    丘啾冲大家温和的笑道:“要上课大家要好好学习哟。”

    同学们打了个寒战。

    大表姐不是正常人,我们要听她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大家都拿出书本,认真读书复习功课。

    一场争吵在大家的读书声中吹散。

    丘啾拿出书本翻到今天要学的一页,开始预习。

    脸色平静,犹如平日。

    是不是太平静?江知许不敢确定她的想法,急得不停抠桌子上的破洞,抠劈两个指甲盖后,终于鼓足勇气问:“小话痨你没事吧?” 丘啾瞟了他一眼,注意力放回到书本上说:“没事。”

    江知许问:“没事你怎么不说话?”

    丘啾:“不想。”

    江知许垂下眼说:“成绩不能代表一切,你看看马云也不过是二本毕业。他也不成功了?我听说当年高考他数学成绩很差,后来靠特招上的大学。还有比尔盖茨没毕业,还有脸书的创始人。所以很多事情我们要看多面性,成绩不代表一切。”

    抬眼瞧小话痨,不见任何反应,江知许着急说:“历史上很多名人成绩都不好,但不妨碍他们成为伟人。你家是拆迁户不缺钱,你不用像普通人一样奋斗。”

    丘啾还是不说话,一心扑在书本上。

    江知许越发觉得她很不正常,急道:“你是不是怕家里的钱,这辈子不够花?我有的,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丘啾轻应了声:“哦。”

    江知许更着急,恨不得上前摇她,可是不敢怕被骂。

    “你是不是觉得我拿爷爷的钱送你不好?我可以挣钱的,我可以去打比赛,奖金很高的。”

    丘啾:“嗯。”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整个人都是耷拉状态。

    平时多爱说话,现在回应他只是单字。

    小话痨是太伤心了。

    是谁在恶意传播小话痨考倒数第二?江知许现今无心查证,事实便是事实,就算是查到了也还是改变不了什么。

    江知许趴在桌子上暗自伤神,想着怎么哄她开心。

    思来想去好像只有好好读书,他拿起书本预习,上课后更是认真,全神贯注听老师讲课。

    重点要点,一字不漏地记下。

    几节课下来,老师们们私底下惊叹江知许是怎么了?

    突然爱学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昨天听说去找王老师干架?

    江同学很反常啊?

    老师们尽量不去惹江知许,全班同学们在紧张的气氛中渡过了一天。

    与以往一样,江知许骑摩托车送丘啾回家,一路上话少的可怜。

    秋天到了,小区里的桂花竟相开放,进小区门香甜的味道紧包裹住路人。

    两米多高的金桂树,像是挂上了一串又一串的金钱,金九银十招财进宝的可爱。

    其香味和小话痨身上的甜有那么点像,只是没有她身上的纯粹,带着那么点苦。

    江知许送她到楼下,桂花树下江行许脱掉她头上的头盔,笑着说:“桂花好香。”

    丘啾:“嗯,是很香。”

    “嗯,我回去了。”转身要上楼。

    江知许忽然摇动树干,金色的桂花如同雨般飘落,洒在丘啾头顶。

    她‘哎哟’一声回头怒嗔:“你想干嘛?你要干嘛?你试试能干嘛?”

    反常一天的小话痨终于发脾气,还跟平时一模一样。

    江知许调皮笑道:“不干嘛,你不觉得香吗?你身上都带上香气了。闻闻,闻闻……”他的手落在她发梢上,提起一缕头发凑上去嗅。

    觉得甜中发苦的香气,此时只有甜味,香气在他心肺间萦绕,牵动他的灵魂向她靠近,鼻尖碰上发丝。

    香气强烈到想整个人都埋进她发丝中。

    “哎呀,你拽我头发做什么?疼。”喊声打破静谧。

    江知许慌忙地扔下头发,脸上飞红,焦急道:“我,我才没拽你头发。我,我先回去。”骑上摩托车眨眼飞到两米外。

    丘啾:熊孩子又想干什么呢?

    撸撸刚刚被他拽过的头发,撸下几朵桂花,香气扑鼻。

    桂花是家乡的市花,每到这个季节,大街小巷都是桂花的香气,到了晚上坐在阳台上,楼下桂花的香气像是长了翅膀的小精灵,悠悠地飘进窗户。

    丘啾摘下一束,带回家插在花瓶里,会香上一整天。

    乔菲晚上回家进门就闻见桂花的香气,边换鞋边问:“你摘桂花了?”

    “嗯。”

    “下次别再摘,物业看到会说破坏公物。”

    “好。”

    今天话怎么这么少?乔菲换好鞋,往丘啾所在处瞧去,见她瘫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啃薯片。

    纳闷问:“呀,今天怎么没做作业?怎么如此颓废?”

    丘啾兴致缺缺说:“没力气,什么也不想做。”

    乔菲走到沙发边上,手落在她额头上:“没有发烧,是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丘啾摇头:“没。”

    乔菲歪头打量她,拽住她的肩膀,左右翻看问:“你遇到什么事了?说来听听。”

    丘啾从知道她考了倒数第二后,整个人崩着。强忍着气力上课,到家后整个人像是被抽空,气若游丝的颓废。

    “没事。”一张脸皱成了苦瓜,弯弯曲曲都是河沟,流的全是心酸。

    “我只是,我只是……”哇地一声哭出:“我考了倒数第二,姐啊,我考了倒数第二,倒数第二,姐,姐,我这么努力为什么是倒数第二?说好的天才是99%的汗水加1%的灵感呢?我这么努力为什么考倒数第二?姐,姐啊,人生好苦啊。”

    所有的心酸这一刻再也关不住,一并迸发出。

    乔菲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成绩啊,小事情。

    她慢悠悠地拿过丘啾手里的薯片,边吃边说:“‘天才是99%的汗水加1%的灵感’和你说这句话的人,没跟你说过1%才是重点吗?”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成绩而已,别哭了丢不丢人。”

    丘啾边抹泪边哽咽说:“我真的很努力,每天都背书,背单词,背公式。”

    “可是一考试全都忘。”乔菲接话。

    丘啾愣了愣问:“姐,你怎么知道?”

    乔菲敲敲她的脑袋:“因为当年我们班上的学渣就这样,后来他过的很好。”

    丘啾哭红的双眼发亮:“后来他怎么提高成绩的?”

    乔菲故作神秘,拖长音调说:“后—来—呀……”

    丘啾急不可耐:“别卖关子,快说,快说。”

    “后来他没上大学回家卖豆芽,现在成了农贸市场老板,俗称菜市场。”

    丘啾愣了愣,接着张嘴大哭。

 

假装小仙女: 30.第 30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