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美娇娘(重生)  作者:腾云驾雾琉璃猫
    入夜。

    阿诺躺在床上,她刚刚沐浴完,秋杏把大夫给了药膏帮她涂上,原本阿诺皮肤就白皙,这么一闹腾,红色的擦伤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她有些心疼,“高门大户里养的马竟然还会发疯!”

    “谁知道呢。”阿诺有些心不在焉,她一直在想着之前方嬷嬷跟她说的话。

    “姑娘,这京城里的世家小姐心眼可多了,您要小心。”秋杏叹了一口气,她虽然没有跟过去,但是光听冬月说,就已经吓出一身冷汗了。

    一个高门贵族,哪会连一匹马都控制不住呢,不是她把人心想得太复杂,而是这高门里的腌臜事却是是多。

    “莫要担心。”阿诺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开口,“我自有分寸。

    她把寝衣系上,对着秋杏道,“早些休息吧。”

    “嗯。”秋杏给她掖了掖被子,“那奴婢下去了。”

    今夜也没有下雪,内室只放了一个火盆。

    或许是心里藏着事,阿诺迟迟没有睡着。

    冷风吹着窗棂吱吱作响,阿诺等了半夜,屋子里的碳火渐渐冷了下来,虞彦歧还没有过来,阿诺不禁有些失落。

    因为睡得晚,阿诺第二天中午才醒。

    “姑娘,”阿诺正在低头喝粥,冬月便匆匆忙忙地跑进来。

    “怎么了?急急燥燥的。”阿诺头也不抬。

    冬月猛喘几口气,才道:“六…六皇来了!”

    噔的一声,阿诺把碗放在桌子上。

    “你说什么?”

    “六皇子来了。”冬月终于顺气了。

    阿诺皱眉,现在她跟虞彦萧也只是萍水相逢,这虞彦萧又依着什么理由过来。昨日她把和虞彦萧纠缠上 回去的时候特意换了马车。

    这些念头也只是眨眼之间,阿诺理了理思绪,才带着面纱走了出去。

    虞彦萧亲自登门拜访,自然不会唐突地出现在院内。

    阿诺带着满肚子疑惑迎了上去,“不知公子登门拜访,所谓何事?”

    虞彦萧今天穿着一身鸦青色的直裰,他生着一双桃花眼,笑得淡雅,“昨日一事,另姑娘受伤,在下心生挂念,所以特意问了车夫,想聊表心意。”

    “把我撞伤的又不是公子,所以公子不必自责。”阿诺淡淡开口。

    虞彦萧示意一旁的随从把盒子拿出,“是一株百年人参,在下就送与姑娘。”他态度真诚,让人挑不出什么错,“如果在下能来早一些,或许姑娘就不会受这种无妄之灾。”

    阿诺垂眸,“公子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人参却是贵重,还请公子拿回去吧,再说了,公子救了我,我感谢都来不及,怎会收公子之物呢,”她后退一步,“公子终究是外男,我就不便请公子进去喝茶了。”

    虞彦萧轻轻一笑表示理解,一举一动都颇有大家风范。

    “那在下就告辞了。”

    阿诺眼眸微微,她以为虞彦萧真为弥补过失而来的,但是接下来好几天虞彦萧都找各种借口出现在小院的门口,还带了各式各样的东西,瞧着挺讨姑娘欢心的。

    不过阿诺始终都没有让他进屋,渐渐地,阿诺觉得有些不对劲。

    “姑娘,您说这六皇子是什么意思啊?”秋杏不满,“都快成婚的人了,还那么……”难听的话她也说不出,虞彦萧再怎么胡来却也是遵守礼仪教规,没有半分逾越,让她们也不好说什么。

    阿诺吃了一块糕点,“话是这么说,但婚事还没有定下来,一切结果都有可能。”

    秋杏一愣,“姑娘。”

    “没事。”阿诺拍了拍手上的屑末。

    冬月在一旁笑道,“左右姑娘也快回府了,就算那六皇子想使坏,也要考虑平阳侯的态度。”

    不管怎么说,姑娘终于能回侯府,冬月心里面是高兴的。

    的确,之前方嬷嬷过来带话,说平阳侯夫人终于同意阿诺回府,虽然冬月对平阳侯府有些埋怨,但这结果总归是她希望的。

    阿诺倒是想得比较多,以虞彦萧的能力,还能查不出她外室女的身份?而且在这个节骨眼在她面前晃悠,这其中没有什么阴谋她是不信的。

    阿诺站了起来,她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到道:“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就放你们半天假吧。”

    “谢谢姑娘!”冬月有些开心。

    “我也有些乏了。”阿诺眼里泛着泪花,拽着手绢就回了屋子。

    经过几天的修养,阿诺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睡了一个时辰,等她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虞彦歧坐在旁边的圆凳上喝着茶。

    阿诺愣了愣,没想到虞彦歧还是第一次白天来她的小院。

    “哥哥。”阿诺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此时已经是黄昏,窗外被暖色的橘光渲染了一层又一层,连不远处的屋顶都被镀上了一层光晕。

    阿诺的表情瞬间一变,想起这几天虞彦歧都没有来看她,她心里很不舒服。

    阿诺声音沙哑,带着七分委屈三分控诉:“哥哥不知道这几天阿诺有多难过。”

    “不是天天都有俊俏的公子过来看你吗?”虞彦歧不咸不淡开口。

    阿诺没想到他会那么直白的说出来,不过她目前的身份,是万万不能认识六皇子的,她捏了捏被角,“可我又不认识他,他过来我连门都没有让他进。”

    说完她就红了眼眶,“我这这思念泛滥,哥哥可倒好,还不知道去哪个温柔乡呢!”

    “我没有。”虞彦歧眉头轻皱,也知道阿诺现在在闹脾气,所以只能放软语气,“我最近有事。”

    阿诺没理他。

    “听说北巷的戏园子又出新戏了,要不要去看?”虞彦歧放下茶杯,走了过去。

    “既然哥哥忙,那阿诺怎好再耽误哥哥的时间?”阿诺软软开口,“哥哥还是回你的温柔乡去吧。”

    “温柔乡?我怎么不知道?”虞彦歧气笑了。

    “哥哥平时神龙不见尾的,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阿诺敷衍道。

    虞彦歧低头,挑眉道:“不是要放我走吗?怎么又眼巴巴地拽着我的衣袖?”

    阿诺这回不仅眼圈红了,连脸也红了,比那天香阁的胭脂都好看。

    “我都这样了,你也不哄哄我。”阿诺娇嗔一声,“哥哥是不是吃定阿诺了,是不是觉得阿诺离不开哥哥了?”

    撒娇的语气从她嘴里说出来,虞彦歧心情不自觉地愉悦了几分。

    “上次我都哄了哥哥,那这会换哥哥来哄我,好吗?”

    虞彦歧低头看着她,眼眸里没有太多的波动,阿诺怯生生地跟他对视。

    突然虞彦歧捧着她的脸,亲了下去。

    阿诺没有拒绝,她攀上男人的脖子,主动回应,毫无技巧可言,可是又深情动人。

    良久,阿诺才把头埋进男人的颈窝,娇媚开口:“我不想继续忍受这样的日子了。”

    “一天见不着你,我就会忍不住胡思乱想,想你在哪个女人的怀里。”

    “我不想回侯府,更不想跟那些我不认识的人虚与委蛇。”

    “哥哥,我们私奔吧。”

 

东宫美娇娘(重生): 24.私奔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