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红楼之朋友圈 > 18.第 18 章
红楼之朋友圈  作者:外乡人
    第十八章

    矿泉水再怎么样也比雪水干净吧,而且矿泉水也是密封的。但放上个五年,你喝一个试试?

    绝对的——勇气可嘉~

    想到以后妙玉会拿放了五年的雪水给黛玉三人吃,还骄傲的二五八万似的说黛玉俗...楠笙便决定从今年开始收集雪水,然后等妙玉进京城的时候全都送给她。

    给你,给你,都给你,谁叫我们俗人配不上阳春白雪呢。

    →_→

    打发人将雪水坛子送到薛家,楠笙才有功夫跟黛玉说起在薛家看到的事。关于冷香丸这种奇葩药的制作方法也一并说给黛玉听了。

    黛玉眨巴眨巴双眼,小嘴微微张开一副合不上的样子。然后才长舒一口气的拍拍小胸脯。

    看来都是胎里带出来的病,还是她的更好治一些呢。

    “平日里看宝姐姐,竟不像有病的样子。听姐姐这么一说,竟觉十分凶险。若不趁早决断,将来势必要后患无穷。对了,我那里倒还有些花蕊,原是准备冬日去碳味的。只不是那几日收集的,也不知...”黛玉想了一下自己房里有什么东西是宝钗能用到的,然后瞬间顿住,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楠笙:“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要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也要十二两,还秋天的白芙蓉蕊,冬天的白梅花蕊,都要十二两...光是花蕊就要四十八两,这怕不是得要几十亩地那么大的一片花田和池塘吧?”

    楠笙闻言一怔,细细算了一回,不由又是一阵哑言无语。

    按现代的算法十二两花蕊,就是一斤多了。那花蕊就算是新鲜的,也不压称,那一斤多的花蕊得多大一堆呀。一朵花又没几根,这么一算,还真叫黛玉说着了。

    怕是好大一片地了呢。

    抽了下嘴角,楠笙不得不说薛家当初能凑齐那一副药真是太幸运了。

    “操心那些做什么,左不过还有她母兄在呢。到是你,给你的枇杷膏可吃了?”

    “吃了,吃了,宝玉还说姐姐弄的这个枇杷膏味好,让紫鹃也给他冲一碗呢。”

    楠笙点头,极认可黛玉这话。

    那可是空间里的枇杷树制成的枇杷膏,如今交通不发达,这种东西自然难得。“枇杷膏能清肺润燥,止咳化痰。你家常吃些,比犯病时喝那药汁子还强些。”

    楠笙虽然学的法医,但临床医学这方面的知识都有掌握。再加上她上学用的那些书也都存在空间里带了过来。到了红楼后,在扬州林家时她就对黛玉的病情进行过仔细推理。

    其实黛玉的病真不算事儿,说是胎里带出来的病,不过是早产儿存在的一些不算致命的小毛病...呃,因为致命的毛病也活不下来。

    黛玉的身体只要后天调理好了便没多大事,只富贵人家的小孩养的太精细了,黛玉又是林家唯一的独苗苗,更是捧着含着生怕有个闪失。于是有个头疼脑热就请了郎中大碗药的往肚子里灌,不说是药三分毒了,只那么丁点的小人吃了一肚子汤药后再吃饭也吃不下去了。

    吃不下饭,又要吃药。平时还不运动,不消化,周而复始,可不就全靠药汁子来养活人了。楠笙去了林家首先改变的就是黛玉的生活方式,如今看来效果还很明显。至少这娃比以前健康有抗抵力了。

    姐俩说了一通话,黛玉又将她学生写的字拿来给楠笙看。楠笙有一页没一页的看了一回,不由笑道,“她们能陪你打发时间也不算浪费了这好笔墨。”但愿这些丫头将来能看在今日黛玉倾心相教的份上,善待黛玉几分,不要人云亦云的落井下石就好。

    “若不是姐姐见天的忙这忙那的,也不理人,我才懒得教呢。今儿宝姑娘,明儿贝姑娘的,好忙的哦!哼~”

    听到黛玉的指控,楠笙诧异的睁大眼睛,伸手在黛玉小鼻子上刮了一下,“你还编排上我了?小没良心的。”

    就在楠笙和黛玉闲聊时,薛家都快炸开锅了。薛姨妈听到丫头转述的话,知道楠笙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便起身去了宝钗房里。普一进来,就看到宝钗傻怔怔的坐在那里,莺儿急的一张小脸都红了。

    薛姨妈见此连忙将宝钗揽在怀里,着急的问这是出了何事。宝钗还在想这话从何说起呢,薛蟠便大步走了进来。

    看母妹神色不对,不由也追问起来。

    莺儿自来口舌伶俐,此时见宝钗还在那里纠结难以启口,直接张口将楠笙刚刚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学了一遍。

    然后薛姨妈和薛蟠都傻眼了。

    薛姨妈本就是个软弱没甚主见的人,她能在薛家安稳的生下一儿一女,还叫去逝的薛老爷后院清静,没有任何庶出姨娘,靠的全是出身和娘家有人。此时听了这种犹如噩耗一般的推断,眼泪竟然比宝钗的还先落了下来,看得宝钗最后只能将自己还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全都生生咽了回去。

    薛蟠则是彻底傻了。

    这事他没梦到过呀。

    他最靠后的记忆就是在流放的时候,贾家那些臭不要脸的爷们总抢他干粮,合起伙来欺负他,还有烧鸡是真香真好吃。

    “我的儿,这不是生生剜我的心嘛。”薛姨妈一边用帕子擦眼泪,一边揽着宝钗哭道,“妈一会儿就去求老太太,求你姨妈,总要请个太医先给你看看。”

    宝钗见薛姨妈担心成这样,还笑着安抚她,“何至于此呢?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时候,不过楠姐姐的话确是给咱们提了个醒。今儿也晚了,老太太那里眼瞧着要摆膳了。姨妈还侍候老太太用膳也不得空,等明儿早起再去也不晚。”要晚早晚了,真不差这一夜了。

    “再有,咱们也不能全指着这府里。哥哥常在外面走动,可听说过那位姓张的郎中?若没有便罢了,天子脚下总有好郎中不是。找那好的来,未必就不成了。”

    薛家虽是皇商却没资格请太医,想要请太医就得借了荣国府的帖子。不过只要有银子很多事情就不算问题。再一个,“便是宫里的太医也未必个个都是好的,咱们家就是做进上的买卖,这货品和人是一样的,没进宫的未必会比进宫的差。”

    娘仨个正在那里商量宝钗的病,便有丫头掀帘子进来回话。“太太,大爷,姑娘,那府里的楠姑娘派人给姑娘送东西来了。”

    “叫进来。”

    不一会儿莳珊带着个手里捧着瓷坛的婆子走了进来。行礼后笑着说道,“这是今年小雪那日,我们家两位姑娘收集的雪水。本是用坛子封了,留着日后煮茶吃。我们姑娘说,都是自家用的,还算干净,不值什么,还请宝钗收下。”

    “有心了,多谢她想着我。莺儿。”宝钗听说是雪水,便知道楠笙让人送来这个是什么意思,心里别提多感动了。声音微微有些哽咽,到底稳住了心神对着莳珊说了这么一句。话落转头唤了一声‘莺儿’,莺儿连忙走到一旁格子架处拿了一个荷包出来,刚要离开,想了想,又拿了一个荷包。手里攥着两个荷包,亲自送到莳珊手里。

    “大冷的天,还劳姐姐跑这一趟,吃杯热茶暖暖身子。”

    莳珊也没客气,接了荷包又谢了赏便带着人离开了。等莳珊离开,宝钗便对自家老娘和哥哥说,“多少人事不关已不开口,也难为她一片心,愿意开这个口。”

    “我的儿,妈明白你的意思。前儿你哥哥不是让人送了好些皮子进来给你做大裳?她和林丫头都是南边来的,估计和你一样也没甚大毛衣裳,回头挑几张好皮子,再配上几套首饰悄悄的打发人给她们姐妹送去。”他们都住在荣国府,到底不好大张其鼓的撇开人贾家姑娘。

    “林妹妹正守着孝,妈挑些素淡的吧。”

    “很不必拿给你们的东西送人,回头我打发人再送些进来便是。”薛蟠说这话时不由想到刚刚在院子里见到的那个长的很一般的姑娘,那长相连宝玉房里的丫头都比不过,“是得穿的好些。”

    对于自家哥哥难得的大方,宝钗还挺诧异的。不过宝钗转眼间便被自己那磨人的病给拉回了思绪。

    此时心火上扬,体内压下去的热毒又开始上涌,火烧火了,焚人心肺,宝钗整张脸都烧得通红。

    薛姨妈和薛蟠见了,一边心痛一边还忙唤莺儿取一丸冷香丸来。

    待宝钗服下冷香丸,又见其脸色渐渐回转,两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就算这药有的是,这个病也必须去病根。

    ......

    “今儿琏二嫂子那里见了个本家的姥姥......”黛玉坐在凳子里,双手放在身体两侧按着凳子沿,一边跟楠笙说话,一边前后晃动两只没穿鞋的小脚,又可爱又俏皮。

    楠笙正在练字,听到黛玉的话,不由问道:“什么样的姥姥?”

    想起来了,原来今天除了送宫花,还有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呢。

    这一天天的,事还不少。

 

红楼之朋友圈: 18.第 18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