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命里缺你一点甜 > 17.同床不共枕07
命里缺你一点甜  作者:地瓜丸
    姚文远笑着将卡塞她手里:“你这婚结得太意外,我们都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家里一直有给你准备着嫁妆,拿着吧,女孩子不管在哪里,没钱可不行。”

    姚舒宁不愿意要:“不行不行,我这么大的人了,都工作了,哪还能要你们的钱。”

    姚文远笑道:“什么傻话,我们赚的钱不都是留给你的吗?我跟你妈这个年纪,有医保,有退休金,也花不了什么钱,早晚都是给你的。”

    姚舒宁不要,嘟囔道:“什么嫁妆,凭什么啊,也没见顾洵给我聘礼啊。”

    姚文远瞪了她一眼:“话可不能这么说!房子车子都是人小顾的,我们什么钱也没花,已经很不对了。这钱你留着,以后有了孩子,教育什么的都很费钱,给孩子买学区房也行。”

    姚舒宁噗一口直接喷了:“什么孩子,爸你想的太远了……”

    “结了婚下一步可不就是生孩子?当然,什么时候生,生几个,你们自己决定,我和你妈不干涉。”姚文远倒是很开明,“你们年轻人现在都讲究以事业为重,时代不同了,不能用我们那个时候的想法来要求你们。”

    姚舒宁拒绝:“那也用不着你们的钱。”

    姚文远叹道:“你怎么就不明白了,顾洵家里这么有钱,你要是没点资本,还怎么有底气立足?夫妻是一体的没错,但每个人又是独立的个体,两个人柴米油盐的,难免摩擦不断。如果不能站在平等的角度,一方永远委屈自己,这样的婚姻是走不远的。”

    姚舒宁愣了下,小心地问:“爸,您是……不喜欢顾洵吗?我看你对他态度挺好的。”

    姚文远笑着叹了口气:“小顾人不错,可就是太好了。”

    姚舒宁怔住了。

    “古人说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门当户对,两个人的生长环境、所受的教育、三观等等,都差不多,这样更加容易契合。高门嫁女,低门娶妻。我不是传统古板的那种家长,但我也不得不说这话没错。虽然现在讲究男女平等,但终究目前的社会环境对女孩子更加苛刻。顾洵呢,这些天我也有所了解,家大业大,他又英俊聪明,这样的人在外面受到的诱惑难免更加多。若有朝一日他变心,或者直接做了什么你无法忍受的事,你说,让爸爸妈妈怎么给你撑得起腰?”

    姚文远极力隐藏的担忧此时终于泄露了出来:“哪怕他对你一如现在,他的家人呢?会不会看不起我们小门小户,会不会给你委屈?我不是说故意挑剔你、当面给你难堪什么的,我的意思……药药,冷暴力,言语上的暴力,都是伤害,并且一点也不压于身体上的创伤。爸爸是怕你以后在家里不能随心所欲。药药,你不知道,长期委屈压抑自己,对人的心理伤害是非常大的……我们不想你受一丁点儿委屈。”

    姚舒宁感动不已,她从来没想过这些,却没想到爸妈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为自己考虑了这么多。

    姚文远怜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不用怕,爸爸妈妈虽然不再年轻,但永远都是你的后盾,无论如何,你都可以回家,至少家里有你吃的饭,有你睡的床,你永远不需要委屈自己。”

    姚舒宁鼻子一酸,嗔道:“放心啦,我不会委屈自己的,反正到时候就离了。”

    姚文远没好气地轻抽了她一记:“这说的什么话!”

    姚舒宁差点咬断舌头,自知失言,忙笑着道:“哎呀,我的意思是……如果顾洵敢给我委屈受,我就跟他离婚!您闺女可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离婚后我照样能过得很好,到时候踹了顾洵那条老狗,恢复自由身,再找个漂亮乖巧的小奶狗……”

    “哎,小顾,你在这儿站着干嘛!”姚妈妈的声音打断了父女二人的聊天。

    姚舒宁微惊,回过头,看见顾洵端着果盘从树后走了过来。

    不知为何,莫名有些心虚,后面的话也不敢再说了。

    顾洵看也没看她一眼,笑容不变地放下果盘:“爸,吃点水果吧。”

    晚上,姚舒宁已经习惯了和顾洵同床而睡了,这几天两人各占一边,泾渭分明,虽然难免睡前顾洵要出些幺蛾子,但姚舒宁习惯了治理熊孩子,应付起来还算得心应手。

    洗完澡出来,姚舒宁自然而然地抖开被子,躺在了里面。

    一人一床被子,中间隔着很宽的距离,倒也算相安无事。

    顾洵今晚难得十分沉默。

    姚舒宁倒是不自在起来,也许还有些心虚,没话找话地主动开了口:“明天我爸妈就回去了,这段时间谢谢你的配合。”

    顾洵轻哼一声,微微有些挫败,郁闷地道:“谢什么谢,出力也没能讨得到好啊,这不,还是没让你爸妈对我放心。”

    姚舒宁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你都听见了?”

    不说还好,一提起这茬,顾洵倏然炸了,冷冷讥讽道:“听见什么,听见你说要踹了我去找小奶狗?”

    姚舒宁憋笑憋得很辛苦。

    “什么眼光!我风华正茂的,哪里老了?”顾洵嫌弃地道,“再说小奶狗有什么好?又小又狗,还没断奶……能干嘛?”

    虽然知道可能没什么其他意思,但姚舒宁就是想歪了,思想在高速公路上拐了个弯,差点没刹住车。

    “咳。”姚舒宁努力绷着脸,“我那是随口一说……不对,我喜欢什么样的狗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洵面色微僵,半晌才嘴硬道:“跟我当然没关系了,谁管你喜欢什么狗……不过呢,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前妻,要是再嫁对象跟我差太远了,别人会怎么想?”

    姚舒宁怀疑地盯着他:“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喜欢你?”顾洵登时一脸的匪夷所思,阴阳怪气道,“你想的可比你长的美多了!哈,我会喜欢你?真是笑话!”

    顾洵懒懒地躺下来,翻个身背对她:“我管你嫁人嫁狗……行了行了,我困了,睡觉!”

    姚舒宁撇撇嘴,关了灯也躺了下来。

    许久,顾洵的声音幽幽地响起:“我原本以为你妈会比较难搞定,没想到却是你爸这么难讨好。”

    语气里满是委屈,这些天他出人出力,鞍前马后,还以为自己表现很好呢,没想到人家根本看不上自己。

    顾洵这辈子顺风顺水,想做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打小就人见人爱,人生第一次踢到铁板,颇觉十分挫败。

    姚舒宁无声地笑了笑:“因为这世上,不会有哪个男人比他更爱我啊。”

    顾洵张了张嘴,想反驳,却说不出话来。

    是啊,这世上最疼爱女儿的,永远是父母。

    而他不过是误打误撞登记结婚的对象,只比陌生人多了几分熟悉,又以什么立场去跟她的父亲比感情。

    可笑他刚刚竟然差点脱口而出的话,是如此的不合时宜,也不可思议。

    第二天上午,顾洵又跟没事人一样,将这些天姚家父母买的东西搬上车,亲自送他们去了火车站。

    姚家老两口上了车离开,姚舒宁彻底松了口气。

    顾洵开着车,瞥了她一眼:“你就这么想让你爸妈走人?”

    姚舒宁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你不懂,这些天跟你住一个房间可憋屈死了,晚上睡下以后我都不敢乱动……我们女生,回到家就会换舒服的衣服,这些天睡觉都穿着内衣,勒死我了。”

    顾洵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思想不往高速路上拐,目不斜视,故作嘲讽:“你还嫌憋屈?我都没抱怨呢,磨牙、打呼……”

    姚舒宁大惊失色:“不可能!”

    “还钻我被子,搂我腰,摸我胸。”

    姚舒宁:“……我才不相信。”

    顾洵眉头微动,反问道:“为什么不信,难道你以前跟人同床共枕过?”

    姚舒宁噎住了,结结巴巴地道:“那、那……我以前大学住过校的,也没有室友说我磨牙打呼。”

    顾洵呵呵,随口胡扯:“上学的时候多轻松啊,都是工作之后才有压力。人呢,有压力,睡觉就会打呼噜磨牙,你不知道?”

    姚舒宁知道,但还是不肯相信,强调道:“不可能!”

    顾洵斜睨了她一眼:“不然今晚我安两个摄像头,录给你看?”

    姚舒宁眉头皱得死紧,看顾洵如此笃定,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睡相不好。

    顾洵心里暗笑,面上却一派正经:“这可能是你潜意识里对我的渴望吧,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好好挖掘一下你的内心世界?”

    姚舒宁不屑地哼了声:“不用,反正我下午就搬回去了,就算我睡相真的不好,也打扰不到你了。”

    顾洵一愣,差点闯了红灯,连忙踩下刹车:“你要搬走?”

    姚舒宁理所应当地点头:“是啊,本来就是为了应付我爸妈才暂住的,现在他们走了,咱俩也不用继续演戏了,免得互相折磨。”

    顾洵脸色沉了下来:“你的问题解决了,我的可还没有。别忘了,你还要配合我应付外界的媒体呢。”

    “啊?那我得在你这边住多久?”

    “最起码要等媒体对我的关注降低吧。”顾洵手指闲闲地敲着方向盘,“不然你爸妈刚走,你就跟我分居,又要引得外界猜测纷纷了。”

    姚舒宁神色颇有些烦躁,顾洵顿时不满了:“怎么,让你跟我住就这么委屈你?”

    姚舒宁面露无奈:“也不全是……你这边太远了,我们学校里上班都比较早。”

    顾洵面色微缓,不以为意道:“我还当什么事儿呢,不是跟你说了吗,车库里的车随便你开。”

    完全忘记了当初选这里就是为了故意折腾她。

    “而且你这里房租太贵。”

    顾洵脸又黑了:“我缺你那点钱?”

    姚舒宁认真地看着他:“缺不缺是你的事,给不给是我的事。我不能白住你的房子。”

    顾洵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要被这个女人给气死。

    回到家,姚舒宁果然马不停蹄地开始收拾东西。

    “过河拆桥!”

    顾洵倚在门边指责她,“一点合约精神都没有!”

    姚舒宁翻了个白眼:“你放心,我暂时不搬回去。”

    “那你收拾东西干什么?”

    “搬隔壁啊。”姚舒宁无语,“记者又不能钻进来看咱俩是不是同床,我爸妈都走了,总不能还跟你挤一张床吧。”

    顾洵:“……”

    其实多你一个也并不挤。

 

命里缺你一点甜: 17.同床不共枕07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