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起点男主前女友  作者:大梦当觉
    夜半,厉鸢坐在南境的房顶上喝酒。

    这酒是从清平洞内带回来的,由于她身上只有这么一个水囊,因此只带了几口的量,她小口小口抿着,珍惜得不得了。

    【宿主,是否心中有烦闷?】

    厉鸢晃了晃水壶:“烦闷?什么烦闷?你没看我现在开心得不得了吗?这世上哪里有比喝酒更开心的事情呢?”

    【我身为你的系统,你的情绪骗不了人。是否是因为今天白天的事情?】

    厉鸢的手一顿,她低下头不说话了。

    白天的事情,也可以分为两个事情。

    一是宁逐的事情,

    二是楚随之的事情。

    宁逐他……

    【因为剧情发生偏离,我检测到宁逐对宿主的感情发生了变化,这一点希望宿主重视。

    若宁逐对宿主手下留情,势必会影响今后的剧情,拉长宿主完成任务的时间。】

    厉鸢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利用冯子杰,让宁逐对我死心的。”

    宁逐毕竟是一个少年,他不像楚随之成熟,也不像另外起点男主那样,要么冰冷,要么无情,他现在对她的感情只是一时的迷惑。

    掉进那个地洞里,经历了九死一生换做谁都会对生死的搭档有点异样,这一点换做谷飞雪来也一样。

    至于楚随之……

    她摸了摸鼻子,啧了一声。

    “你说他为什么要过来呢?他在他那个世界不是过得好好的吗?”

    听他话里话外,在那个世界已经过了几年。

    几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他报仇雪恨、壮大力量了。

    他的宗门应该已经是天下第一,身边的红颜知己不计其数,身为人生赢家还惦记着她这个死了八百年的前未婚妻干什么……

    【宿主是想到楚随之了吗?】

    厉鸢叹了一声:“有感而发罢了。算起来他应该是这四个人里受的苦最多的人吧。我还记得他刚被屠了全族的模样。鲜血淋漓地躺在他母亲的身边,一把钢刀几乎扎穿了他的胸膛,完全没了以前跟我拌嘴的傲气样……”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他如今已经是天下第一,只要再把徐承天的□□炼出来,那就算是有一个美满的结局了。】

    “徐承天?我都快忘了这个金手指了,也不知道这老头子会在他的心里怎么吐槽我……”

    【宿主难得说起以前。】

    “毕竟是第二个世界的任务,印象很深。我记得当时剧情出现偏离,你第一次给我加戏,我对加戏这件事太生疏,差点露出了马脚。不过好在一切都恢复正常……

    如今想来,我记忆最深的竟然是那里的酒。话说回来,浮光花酒是真好喝,可惜我藏了那么多都没能带回来……”

    说到这里,她无意义地一笑:“算了,不说了。他们去当自己的人生赢家,我当个兢兢业业的小炮灰也挺好。系统,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回应请求中——

    下一幕发生在《武道天下》第二百三十三章:

    宁逐的实力暴涨,但还是隐藏了实力在北域继续学习。

    这时,中原突现一天阶苍兽,百姓生灵涂炭。宁逐奉师命带着谷飞雪来到中原,却没想到碰到厉鸢和冯子杰两人……】

    厉鸢把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

    “任务我接了,时间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月圆之时。”

    “噗……”

    厉鸢呛得咳嗽,她看着天上的残月,不禁打了个激灵。

    ……

    楚随之也在喝酒。

    他坐在宗门的房顶上,看着天上的弯月出神。

    自从从那个时空缝隙回到自己的世界后,他想尽了办法也回不去了。

    以他现在的修为无法撕开时空裂缝,除非他能达到天阶满级。

    传说中的天阶满级,千百年才有一人炼成,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

    如今有了厉鸢这个原因,他日后只会更加奋进。

    然而如果真的把厉鸢抓回来,他要做什么?又是以什么身份让她回来?

    想到这里,他停下了喝酒的手。

    说到他和厉鸢的纠葛,这个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厉鸢曾经退过他的婚,他的父亲也曾经参与过屠杀他家,最后全都被他一一报复了回去。

    也许在他们的心里,他这个天之骄子被打压到泥里,然后又奋起复仇成为天下第一,是所有修道者的典范。

    然而他报仇之后,心里果真快意吗?

    楚随之敛起眉。

    他恐怕永远都忘不了被屠门那天满院的血,以及红衣少女在自刎前落下的泪。

    他捏着眉心又喝了一口酒,但看着手中的酒就又想到那个女人也喜欢喝酒,不由得“啧”了一声,将酒坛往地上一扔,道:

    “管它什么关系,只要还没死就是我的女人,等我把她抓回来,一定要让她亲眼看看我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轻笑:

    “楚大哥,大晚上不休息说什么卿卿我我呢?”

    转眼一看,一个蓝衣轻纱的女子从树后走来,对他一笑。

    楚随之顿了一下:“蓝柔。 ”

    蓝柔是他在一次偶然受伤之时遇见的女子,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外人眼中所谓的“红颜知己”。

    “没什么。”

    蓝柔看他浑身酒气,浑身还像以往那样疏离,不由得尴尬地纠结了一下手中的帕子:

    “天色已晚,你还是不要喝太多酒了。”

    楚随之吐出一口气:“谢谢关心。”

    即使这样客气的话语也能让蓝柔一笑。

    只是笑容刚展开一半就看到他手上的痕迹,脸色一变:

    “楚大哥,你今天白天突然消失,是去见了什么人吗?”

    提到白天,楚随之的眸光一暗。

    那么大的时空裂缝除了他竟然没有任何人发现,到底这条时空裂缝是怎样形成的?为何只有他一个人看见?

    至于去见什么人……

    他想起厉鸢关心宁逐的样子,嘲讽地一笑:

    “如果那算是见面的话,就算吧。”

    只是他这一笑在蓝柔的眼里就有别的意思了。

    “看来你见的那个女子脾气不怎么好。”她勉强一笑。

    “她确实……”楚随之一顿:“你怎么知道我见的是女人?”

    蓝柔指了指他手上的痕迹。楚随之低头一看,原来他的手背上有三条抓痕,鲜红细长,在白色的肌肤上无比明显。

    楚随之:“……”

    他想起来了,这是他在要消失之前抓住厉鸢时,厉鸢拍打他的手所致。自从回来后他心事重重,自然没有注意到。

    不知为何,他这辈子受过无数的伤,皮开肉绽有之、深可见骨也有之,却没有哪一次比三条浅浅的抓痕让人在意。

    明明毫无痛感,却像是火烧火燎地印在手背上,好像是被人盖了个戳一样……

    他莫名地有些不自在,将手背在身后:“只是不小心碰的。”

    “是碰的还是女人的抓痕我还是能分辨的。”蓝柔道,她深吸一口气:“看来你终于放下了过去,找到新的寄托了,那我也就放心了。”

    楚随之皱了一下眉,没说话。

    蓝柔苦涩一笑:“这么多年,我知道你心里有别人。但我一直心存幻想,总以为能等到你回心转意。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你心里即使被空出了一个地位,那也不会是我。”

    “蓝柔……”

    楚随之捏了捏鼻梁。

    他是知道对方的心意的,但说实话,在他的心中除了复仇就是修炼,因此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更何况对方从未明说,他也不好将此事挑破。

    现在对方将这最后一层窗户纸戳破,那么以后就是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楚随之,温柔的时候全天下的女人都可以是他的红颜知己,但是无情的时候也可以翻脸不认人。

    他道:“蓝柔,谢谢你的心意。只是湮魂宗余孽一日不除,我就一日不会将心思用在儿女情长。”

    “我懂了。”蓝柔泪光盈盈,冲他一拜:“你好好休息。”

    看着蓝柔狼狈的身影,楚随之敛起了眉头,他一挥手将地上的酒坛扫到一边,但免不了看到手背上的抓痕。

    看着看着,不由得“啧”了一声。

    “看什么看?我又不是因为你才拒绝她的!你以为你有两个未婚夫两个姘头,老子就只有她一个红颜知己吗?”

    他拍了自己的手背一下:“天底下比你长得美又温柔的女人多得是,老子猜不会傻得吊死在一棵树上!”

    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算了算日子,从铁牌里拿出地阶八品的玲珑果,一个缩地千里术就消失在了原地。

    夜色深沉,不知何时天空聚起了乌云。

    蒙着一层潮湿的空气,楚随之的身形出现在了郊外。

    其实蓝柔有一句话说得对,他心里确实住着一个人,但那个人却不是厉鸢。

    他曾经对宁逐说过,自己在被屠了满门的时候,如果不是被人救下,早就成为了一具枯骨。

    而救下他的人,就是他心里住了五年的女人。

    那是他永远也不远回忆的过往,他的胸前被插了一把钢刀,自己的血和父母的血掺到了一起。

    即使胸腔是凉的,但他的血是热的,他咬着牙从尸体堆里爬了出来,奄奄一息的时候,看见一双白色的绣鞋。

    对方将他艰难地拖走,带进了郊外的木屋里藏起来。

    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提及自己一件事,只是每天尽心尽力地给他喂药,终于将他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躺在床上的楚随之,唯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对方温柔的眸子,还有她站在树下安静的身影。

    于是那个女人在他的心里一住就住了五年。

    楚随之推开他曾经待过的木屋的房间,屋内已经落满灰尘。

    从窗内望向后院,不是大片的花田,而是一座孤零零的坟墓。

    她已经死了。

    在他变得强大之后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被强盗杀死了。

    没有留下名字,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只有一座坟。

    楚随之把玲珑果放在坟前,盘腿坐下:

    “我知道你不爱喝酒,今天也就没有带酒来。”

    说着,他拔去坟墓上的杂草:“很久没有来见你,也不知道你在这里孤不孤单。不过我想以你安静的性格,我若是将你的坟墓迁走,你恐怕不愿意。”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坟墓旁边的那棵树,苦笑一声:“这棵树陪了你五年,为你遮风挡雨,恐怕比我还有用处。”

    这棵树,在她生前就一直种在后院,有时候她穿着白衣怔怔地站在树下,连他也不知她在想什么。她似乎很喜欢这棵树,连死后都葬在这棵树下。

    他苦笑一声,感受飘在脸颊上的雨丝,道:“我本来打算今天来见你,却是来晚了。是因为我……见到了那个女人。”

    “就是我曾跟你说过的我的未婚妻。她曾经把婚退了,又把我打出门外。最后自刎在我面前。我以为她曾经后悔过,却没想到她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好的,还跟了一个小白脸。”

    说着,他心烦意乱地又想喝酒了,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我想不通,她为何对我那个小白脸如此不同。她肯跟着他上刀山下火海,却为何从来都不肯向我低头?你是没见她见了小白脸受伤时温柔的样子,和对我喊打喊杀的完全是两个人……”

    他哼了一声:

    “等我把她抓回来再带给你看。你肯定想认识她吧,不过她不如你长得漂亮,也不如你温柔……”

    话音一顿,他懊恼地“啧”了一声,他在想什么呢,这两人完全没有可比性。

    厉鸢那么冷血无情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赶得上她一根头发丝?

    察觉雨下得大了,他抖了抖身上的寒气:“最近我会勤加修炼,很可能会很长时间后来见你,你自己多保重。”

    他吁了一口气,起身刚走,突然鼻尖一动。

    似乎有一种熟悉的香气缭绕在鼻端。

    是酒香?

    他下意识地回头,一眼就看到在树根旁,已经被大雨浇得露出头的酒坛。

    不知为何,他的心脏越来越快。

    快步走到树根下,一把将酒坛提起,酒香四溢,坛子上赫然四个大字:

    “浮光花酒!”

    轰隆一声,闪电撕裂天空,楚随之的手一松,酒坛瞬间四裂。

 

穿成四个起点男主前女友: 9.第 9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