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是病,姐姐索命  作者:洛阳bibi
    ‘咔’,卡片识别输过密码后,卫满轻手轻脚拉开了防盗门。

    空旷而又冷清的房子里除了迎面飘来的冷风和几盏特意留着灯之外,再无其他了,卫满差点就以为自己是不是撞邪了。

    事实证明房子太大了也不好。

    直到借着并不敞亮的灯光,她看清楚了远处没关上的窗户。

    卫满:……

    一路怀着紧张不安的情绪回来,现在脑子里的那点酒意也已经清醒不少了,她低头看了一眼一直抓在手里的手机,亮了下屏幕,现在是23:45。

    还好。

    她松了一口气,这样应该是不能算违反合同约定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确实在十二点之前赶了回来,卫满还特地录了一个坐在客厅的视频当做证据。

    她将手机放在一个地方摆好正对着沙发,然后自己在沙发上坐好:“我录这个视频主要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回家的时间没有超过晚上十二点,因为施秋雨已经睡着的原因所以我才……”

    拍摄画面里忽然闪过一个白色的影子,卫满抬手揉了揉眼,影子不见了。

    似乎是眼花了。

    这时候一阵风从窗户吹了进来,窗帘摆动了起来。

    有点渗人了。

    为了更进一步确定视频里那个白色的影子,她回头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卫满松了一口气,回过头继续面对着镜头继续刚刚没完成的事情,结果一道清冷的声音冷不丁从她身后传了过来:“你大半夜不睡觉在干什么?”

    卫满惊恐地回头——

    只见施秋雨穿着白色的睡袍站在饮水机旁边,手里端着一个水杯拧着眉头正看着她。

    ‘屏幕里飘过的白色身影’,破案了。

    她深吸一口气,大声的反驳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我后面晃来晃去干什么啊!”

    人吓人吓死人的好不好?

    施秋雨抬了抬自己手里的水杯:“你说呢?”

    “没什么事的话就早点睡觉吧,”施秋雨迈着步子缓缓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卫满正在录制的手机视频,发出了美女评价:“没必要。”

    说着,她转身朝着自己虚掩的卧房门口走去,在卫满瞠目结舌的眼神中关上了房门。

    客厅里瞬间又只剩下卫满一个人。

    “……靠!”

    过了好一会时间卫满才反应过来对方这一句没必要是在指什么:没必要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客厅里录制这样一个视频来证明自己。

    可要不是你发微信违约警告,我会这样?!

    本身就从事律师行业的卫满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个视频到底有没有录制的必要,她不爽的冷哼一声,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卫满有些后悔了,之前她被合同上那些丰厚的条件迷了眼,可经过一两次简单的相处之后她发现了,施秋雨真的不是一个好占便宜的人。

    自己那群狐朋狗友说的话一点也没错,这女人相当的棘手,今天不过才第一天而已,刚刚那条微信消息就是给她的下马威。

    施秋雨不是看不破她的本性,而是根本就懒得去看。

    这种自傲让卫满有些发憷,但又忍不住想要在挨打的边缘疯狂试探……

    山高水远路且长,走着瞧呗?

    卫满怀着复杂的情绪进入了梦乡,第二天睡到自然醒,起来的时候阿姨已经早早的到家里开始上班了。

    因为考虑到要搬家的缘故,她特地和事务所请了一天的假不去上班。

    餐厅里刚做好热乎的早餐就摆在桌子上,透明的玻璃杯里盛装着乳白色刚刚打好的豆浆,卫满拉开椅子在桌子旁边坐下冲着仍在忙碌的阿姨笑着打了声招呼:“阿姨早上好!”

    阿姨也笑了笑,“卫小姐快吃早餐吧。”

    “施秋雨呢?她不和我一起吃吗?”卫满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餐,发现只准备了一份。

    墙上的电子时钟显示着现在不过才刚刚八点。

    正规的上班族多数都是朝九晚五,卫满所在的律所也一样,故才有此一问。

    阿姨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很实在的回答着卫满的问题:“施小姐起得比较早已经吃完走了,她出门的时候卫小姐你还没醒来呢。”

    卫满:……

    行,当她没问。

    卫满的很迅速的吃完了早餐,然后打车回到了自己原本租住而地方。

    房子里属于她的东西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租下来的时候就有的。

    卫满不属于光城本地户口,只是大学毕业工作以后才留在了这个城市,她本身也是一个来去如风非常自由的人,所以走的时候除了必要的资料文件之外也只带走了一些无法割舍的东西。

    所有的东西打包成一个大箱子,衣服和鞋子什么的另外存放,她带着这些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这个自己居住了一年多的地方。

    至于请假,也只是单纯的想请假而已。

    施秋雨的住的地方可以挑选的房间有好几个,卫满不想麻烦直接就选了自己昨天晚上睡的那个房间。

    不得不说这里的居住环境比她原来租住的地方不知道好了几个档次。

    整个大平层除了施秋雨本人的卧室和书房之外,别的地方她都可以自由使用没有太多的限制。

    卫满现在对自己的认知已经非常的明确了。

    她就是一个工具人,一个被施秋雨摆在家里镇宅的工具人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工具人就要有工具人的样子。

    卫满一边在房间里整理着自己的房间和书柜一边思考着自己乖乖当一个工具人不出幺蛾子的可能性,不料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阿姨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卫小姐。”

    她走过去打开房门就看到阿姨那张和蔼的脸:“卫小姐,你的那些衣服我现在可能熨不了,施小姐让我去公司给她送一下文件资料。”

    这个家里谁的事情要优先一点,阿姨活了这么多年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卫满当然也清楚这一点,她的嘴角抽了抽:“什么文件,她不是有司机吗?”送文件这种事情还归阿姨负责吗?

    “施小姐的司机今天临时请假了。”

    这么巧?

    卫满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外头沙发上自己那一堆还等着熨的西装和衬衫,思考了一下如果自己熨的话需要多久。

    很快,她就得出了结论:自己熨是不可能自己熨的。

    卫满:“这样吧,阿姨你继续在家里帮我熨衣服,文件我给她送过去就不麻烦你跑了。”顺便还能借机向施秋雨示个好,一举多得。

    可阿姨却显得有些为难,“可是施小姐的东西一般都不准别人乱碰的……”

    “我是别人吗?”卫满蹙了蹙眉,拿出了自己目前的身份开始做文章。

    她就不信了,施秋雨还能把她们合约婚姻的事情告诉家里的阿姨不成?

    果不其然,卫满这么一问这才让阿姨想起来眼前的人是施秋雨的伴侣,还未说完的半句话也咽了回去不再辩驳了。

    文件最终顺利到了卫满的手上。

    临走之前,她回过头来问阿姨:“对了,她公司的地址是?”

    阿姨:……

    光城三环以内一栋独立的办公楼。

    卫满站在玻璃房子楼下仰着头一边看一边咂舌,虽然不知道施秋雨的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但是一定很能赚就是了。

    她打了个响指,朝玻璃房子走了进去。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今天干脆就借着施秋雨的光参观一下公司。

    自动门感应到有人走近很智能的自己打开了,卫满进门之后就直接走向了前台:“你好。”

    她露出自己招牌性的笑容。

    “你好,请问找谁?”前台礼貌回应,一眼就认出卫满不属于内部员工。

    “我找施秋雨,”卫满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摸出文件,“她的文件资料忘在家里等着急用,我给她送过来了。”

    “施总?”

    听到施秋雨的名字前台一下就变得很郑重,连带着对卫满的称谓都变得尊敬了起来。

    “请问您是施总的……”

    卫满笑了笑没说话,给了一个‘我就笑笑不说话,你自己慢慢体会’的笑容。

    “您稍等,我打个电话。”施秋雨结婚了的消息早已经传遍整个公司,前台看了一眼卫满心里立刻有了猜测,她拨通了公司内线。

    卫满看着对方做这些动作心情顿时愉悦,她耐心地等待着。

    耳边不断传来前台小妹打电话的声音——

    “嗯,对,是一个叫姓卫的女士。”

    “……”

    “哦,这样吗,好的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了,好的。”

    很快,通话结束了。

    卫满也抬起头来望着前台小妹,她问:“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还是施秋雨让人来接我上去?”

    前台看了她一眼,眼神莫名。

    语气也恢复到刚开始那样不冷不热,“卫小姐你把文件交给我就行了,一会会有人下来拿的。”

    “这就是你请示的结果?”

    前台:“是。”

    卫满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不过她也不是不要脸的人,只是冷着脸将资料扔给了前台之后扭头就走了。

    刚走没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小声的嘀咕——

    “现在这年头,一个做保洁的家政都这么大破架子,真是令人迷惑。”

 

花心是病,姐姐索命: 4.第 4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