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玄幻小说 > 蓄意标记 > 3.第 3 章
蓄意标记  作者:司徒糯米
    来人个子挺高,几乎与他平视,只是戴着头盔把脸遮挡了个严实,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冽的气场。

    叶斐随意扫了一眼,就认出了人。

    甩了人的主儿站在面前,化作灰都能拼出原样。

    况且,刚刚交手间隙,他余光瞥见了树上这位热闹看得飞起的吃瓜群众。

    所以欲盖弥彰的戴了面具,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顾昂怕出声露馅儿,双手插兜一言不发静静站着。

    “怎么,打劫?”叶斐手指拨弄着裤兜里的校徽,低声问道。

    顾昂朝他偏了偏头,示意战斗开始。

    叶斐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似乎在等着对面出招。

    下一秒,顾昂迅速地移动到了跟前,身手灵活的卡住后腰。

    为了掩饰自己,还刻意避开了自己常用招式。

    叶斐领悟,顾昂在试他。

    他佯装一惊,故意迟疑半秒才发起反击,严格地把力道控制在自己新生的水平,不露破绽。

    反观顾昂,接连攻势行云流水,战力全开,一副要把人逼到绝境使出全力的狠劲儿。

    心狠手也狠。

    叶斐沉眼,这小子的确是越来越厉害了。

    两人一招一式你来我往,仿佛在打一场精彩养眼的表演赛,飘落地树叶被交战时扬起的风扫动得四处乱飞。

    【头盔哥是哪儿冒出来的?招式太利落了】

    【这身手完全没必要戴防护面具啊?】

    【猜不出来是哪位神仙!有谁知道的吱一声儿】

    【我现在竟然有点儿想这个头盔哥赢一把.....】

    【如果头盔哥比叶神长得帅,我立刻爬墙!!】

    【三十多回合了还没打完,刚刚王野诸也就打了两三分钟吧?】

    顾昂感觉掌心有些微微出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被那股胜负欲点燃。

    战胜叶斐,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来讲,都能带给他极大的满足感。

    虽然,目前只赢过他一次。

    那会儿顾昂追叶斐风风火火,人尽皆知,这人却始终没有松动的迹象。

    一个Alpha看上另外一个Alpha要谈恋爱,这事儿超出了常人认知。

    最后叶斐被缠得不行,松了口,“打赢我,我就答应跟你交往。”

    吊儿郎当的学渣顾昂醍醐灌顶,突然开始用功,进步神速。

    毕业格斗赛上,艰难对战几十回合后,顾昂用了绝招。

    小腿绕着大腿勾上去,把人绊倒牢牢压制在地上。

    两人已经衣衫微乱,肌肤相抵,呼吸交/缠。

    “哥,你输了,别不认账。”

    顾昂喘着粗气压住人,四目相对。刹那间从那双墨色瞳孔里看到有些失控的自己,不由自主就放任了冲动。

    既然结果已定,提前找男朋友预支一个吻,好像也不太过分。

    他胆儿肥,直接就着姿/势咬了上去,下嘴不轻,直接无畏,带着莽撞的荷尔蒙。

    满场的尖叫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一吻过后,叶斐的下嘴角破了,带着血珠凌厉又性/感。

    那是顾昂第一次见叶斐笑得那么肆意。

    就像捂了一冬的梅花化了雪。

    想到这里,那股燥热感好像顺着血液又倒流回了身体。

    眼前的这个人,还是不是当初那个他?

    只是无论如何,他提了分手,碎掉的镜子就再也拼不起来了。

    心脏抽紧,顾昂有一瞬间的晃神。

    叶斐瞳孔微动,抓住破绽。他手臂发力,手腕架住顾昂的肩膀反手就要把人摔下去。

    就算一起穿过来又如何?

    明明这人先招惹了自己,现在无理由地给感情判下死刑,他做不到不动怒火。

    离地只差五十公分的距离,叶斐力道加重。

    他看着一身纯白色运动服的少年就要背摔下去,地上是被雨水浸润湿透的烂泥,夹杂着枯枝烂叶和散落碎石,一地恶心的污秽。

    “他怕脏。”

    叶斐心里快速闪过这个念头,下意识收了力道。

    顾昂抓住机会反击,弹腰起身,拧住叶斐的膝盖往前猛地一扯,就见人左膝跪在了地上。

    他反手立刻控制住人的肩膀,几颗泥点子飞溅上裤脚。

    脏了,顾昂皱了眉。

    叶斐一手撑着右膝,另一只手从兜里抓出全部校徽,看不清心情,“我输了,校徽给你。”

    再次碰上顾昂,冰山还是轻而易举地就裂了缝。

    这种下意识,可真够操蛋的。

    顾昂微怔,刚刚他为什么突然收手?

    他垂眼看着单膝跪地的男人,神色疏离,被控制的后背仍然笔直,白皙的掌心里散着一大把赤色的校徽。

    这姿势,好他妈像求婚。

    顾昂有些躁得慌,血色从脸颊迅速蔓延到了耳尖儿。得亏戴了这破头盔,不然打架打到脸红,通过镜头直播到几百万观众的面前,这丢面儿就丢大了。

    “嗯,谢了。”顾昂后知后觉松开压制肩膀的手,一把抓过校徽。

    指尖和掌心短暂的碰触了一秒,刹那间叶斐刚好起身,两人一瞬间贴近又拉开距离。

    气息交/缠不到一秒,又骤然消逝。

    顾昂心里跟过了电似的,指尖酥麻。

    这边气氛微妙,弹幕却像是炮火轰过,层层叠叠地盖过两人的脸。

    【卧槽卧槽卧槽,发生了什么???叶神输了?】

    【单膝下跪什么的,我想魂穿头盔哥啊啊啊】

    【无脑吹都滚出来打脸,说什么没人打得过叶斐,这不就来了?】

    【刚刚明明叶神要赢了,为什么突然反转了??】

    【不知道,两人动作太快了,根本来不及反应】

    【所以到现在,还没人扒出头盔哥是谁吗?】

    .......

    头盔哥收了校徽就转身走了,深藏功与名。

    这会儿他慢吞吞地散着步,仔细回想刚刚两人的交手,总觉得叶斐没有尽全力。看似拳拳逼人,却吐气轻松,丝毫没有慌张。

    但要说放了水,好像又把他很尊重的放到了对手的位置,一招一式都半分情面不留,自己不小心漏出破绽便被他立刻抓住。

    操,这人藏得太深了,顾昂心中的那团迷雾更深了一层。

    他避开直播镜头,做戏做全套,把头盔扔在树丛里,这才大摇大摆地回到主道的视野。

    阵雨终于收了性子,渐渐有丝丝缕缕的阳光从枝叶缝隙里透过来,落下光斑。

    顾昂终于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冲着飞过的肥鸟吹了两声口哨,吓得小东西扑腾乱飞。

    远处还有乱七八糟的打斗声传来,他扬着嘴角收回视线。

    提前交卷的感觉真不错,连裤边的泥点儿都看起来顺眼了不少。

    他懒得再浪费时间,怕碰上什么阿猫阿狗来打劫,直接转向到山顶的捷径。

    在后山背后的倾斜四十多度的荒坡,以前他旷课的时候常跑来溜达,峭石是多了点儿,但省心。

    顾昂把校徽装进裤兜,攀着坡上的石头三步两步利落地往上攀。

    对于身经百战的上将来讲,这玩意儿就是初级小儿科。

    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终点飘荡的赤色旗帜。

    还没走近,顾昂就感觉到几组镜头齐刷刷地对焦,于是带着松散地笑大大方方的出现在观众视野里。

    不少观众还在卡着时间做最后的下注,看到出现在终点的人集体懵逼:

    【有人到终点了?这么快!!!】

    【这谁啊?长得还挺带劲的,不认识】

    【迷妹来了,这题我会答,叫顾昂!】

    【倒数第一那个顾昂啊,他怎么最先到了?】

    【这是战略性放弃比赛了吧?就跟提前交白卷一个道理】

    【哈哈哈哈倒数第一知道完不成任务,不如提前结束休息】

    【绣花枕头罢了,没意思,坐等叶神拿下第一!】

    ......

    “同学,这才十七分钟。”公证台上的裁判认出这位捐楼关系户,苦口婆心劝道,“这么早放弃,有违一个军人的战斗觉悟啊。”

    顾昂也不气,慢条斯理走近,“老师,我做完任务了。”

    “嗯?”裁判有些愣住,意识到有些失态,又刻意清了清嗓子压下惊讶,“比赛规则不是先到就行,是需要集齐........”

    “数数够不够。”顾昂扣下两枚,从裤兜里掏剩下的校徽放在桌面上,金属质感碰撞到玻璃台面,乒乓作响。

    行吧,还真带了战利品。

    裁判推了推眼镜,尽职尽责认真的来回数了三遍。

    十枚,没有错。

    不管这位倒数第一用了什么办法,事实就是在规则范围内,他做到了。

    裁判朝着旁边的校长点了点头。

    直播大屏的顶端弹出一行赤色大字,【第一名顾昂用时:17分03秒】

    同一时间,话筒里钟战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出,“恭喜顾昂同学以实战第一名的成绩进入S班。”

    这句话像是深水里丢下了一枚新型核/弹,炸得满场震惊,个个心里水花四溅。

    所有观众都默契地陷入失语,震惊到忘记发送任何文字。

    这一秒,原本层层叠叠的彩色弹幕像是被瞬间清空。

    顾昂缓慢地抬起眼,嘴角微扬。

    空白干净,没有一条弹幕的直播大屏里,数百万人看见这个垮着白色运动服,笑容痞气的少年,快速地敬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军礼。

 

蓄意标记: 3.第 3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