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都市小说 > 想当恶猫好难哟 > 3.第三章
想当恶猫好难哟  作者:羽小树
    所有伪装和面具,在猫和狗面前,都会和泡沫一样,嘭的裂开和消失。

    毕竟,要是在毛绒绒面前,还要强撑笑颜假装没事,那人间未免也太苦涩太卑微太不值得了。

    白合飞看着卫生间一地的水,扶着浴缸只觉得后怕,忙伸手关掉水阀打开地漏,然后从家里到处都是的储物盒子里翻出药片吃掉。

    “又活了。”

    穿着碎布条T恤的白合飞表情似哭似笑,不顾花棠的激情怒骂,想要厚颜无耻的埋一下毛肚皮。

    他是个乐观型抑郁症患者。

    是的,一个听起来可笑又矛盾的形容词,就和白合飞现阶段的生活差不多。

    从上幼儿园开始,白合飞就展现了远超常人的动手能力,剪窗花做花馍、庙会借摊子做面人都是初级才艺,他的手仿佛点亮了“神之光环”,学什么东西都快,做什么东西都像。

    从初中开始,白合飞陆陆续续上传一些自己的作品,这些年下来,也是粉丝过千万的手作大神。

    可是,手艺和创意放在一起,太容易和侵权一词扯上关系了,尤其是白合飞这种涉猎极广,看一遍就能做个七八成像的“奇才”,更是迎合了当下网络热度猎奇和炒作的关键词。

    从白合飞刚读大学开始设局,买通他的舍友,然后骗走手稿后倒打一耙,踩“鸽大”上位。

    对方成功了,把没团队没公司的白合飞逼得百口莫辩,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

    想解释,对方却提前发通稿,想报警,白合飞却找不到证据。

    对方又掐住了白合飞单枪匹马没有背景的弱点,不断用烦不胜烦的起诉骚扰白合飞,赔点律师费却能把他恶心到崩溃。

    千万粉丝的博主,深陷抄袭门,简直吸足了眼球。

    再加上白合飞一直都走的是纯原创路子,灵感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让不少人暗自眼红。被碰瓷之后不少黑子蹿出来,跟风拉踩诉苦,说他们也是被白合飞抄袭的可怜人,只是之前迫于白合飞的威胁不敢说。

    不管真假,反正他们是蹭上热度了。

    更关键的是,白合飞之前卖出去的几个作品,被这么一泼脏水,工厂直接停了生产线,按照合同,损失最后还是要算在白合飞身上。

    全部的事情都压在白合飞身上,千人指责万人唾骂,还有诅咒白合飞给他寄刀片和骨灰盒的极端网友。

    把这些年攒的钱全部赔掉,课业暂时休学,白合飞这么一番折腾后,确诊了抑郁症,开始在家人的陪伴下接受治疗。

    “飞飞,你怎么突然坐那里哭啊,坚强一点。”

    “儿子,想开一点,只要你心理强大就不用吃药。”

    白合飞的家人想给予他陪伴和支持,但是,普通人对抑郁症还是有种雾里看花的朦胧感,看他平时也嘻嘻哈哈没什么大问题的样子,就总是容易随口来几句无心之言,想不通白合飞为什么会和抑郁症扯上关系。

    不是那种天天哭,闹着要自杀的才是抑郁症吗?

    只言片语也带着锋利,对于习惯性不让别人担心,用说笑的面具掩饰焦虑和恐惧的白合飞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他的状态反常,只是生病了,并不是矫情和软弱。

    就像重感冒的时候,别人对他说不要咳嗽才会好,可是,白合飞的身体没有办法,做不到这些,更忍不住咳嗽。

    生病懂吗?不是说微笑就可以没事的生病!

    所以,和医生沟通之后,白合飞干脆搬了出来,住进了他前两年买的一套小房子里。

    按时吃药,规律生活,每天和家人医生打电话,认真的完成日常任务,哪怕自己哄骗自己,白合飞也要努力的战胜疾病,积极乐观。

    就、就是有的时候抑郁情绪上来,他会突然管不住自己,甚至好奇死亡的感觉。

    白合飞第一次见到花棠的时候,他的日常任务是做砖雕,正在家里踩泥的时候,余光盯着旁边的炭盆发起呆,想法逐渐危险。

    然后,一只把脸贴在玻璃上,变成圆圆饼状的黑猫惊醒了白合飞,让他下意识打开窗户把猫放进来,看着黑猫信仰一跃的跳进了泥巴,看爪爪弄脏后开始爬高下低,愉快的给他家来了一遍猫爪装修。

    打破了往日的作息,白合飞那天拿着抹布擦了三个小时的家具和墙,累的药都没吃就陷入了香甜的梦乡。

    这哪是猫,是祖宗!

    白合飞翻出当时小区给他的住户指南,总算找到了黑猫的名字,然后不惧再次擦地的劳累,把小窗户常年打开,期待着花棠的再次出现。

    还别说,猫来了之后,白合飞打扫卫生和动手做饭的频率激增,对身心健康有着莫大好处,药物都在医生的建议下减了两次量,状态好多了。

    这次差点淹死,是白合飞有些托大,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情绪很稳定,不如泡个澡放松一下。

    自从生病,白合飞就没有敢靠近火源和浴缸,连做饭都用儿童餐刀,要不然也不至于每次给花棠做的猫饭都是西式风味,他不敢做中式那种又是开火又是动菜刀的饭。

    没想到泡澡的时候突然被抑郁情绪控制住,整个人埋在水下沉浸在窒息后飘忽浮空的感觉,没法走出来,好在及时被花棠一爪抽回现实。

    看着毛毛被打湿,显露出胖嘟嘟真实体型的黑猫,白合飞想要埋肚皮的脸被花棠四jio同上的拒绝,前爪的肉垫更是怼在了他眉心,浑身散发着“莫挨老子”的气息。

    白合飞的脸被推远,吸了一口空气,唉,果然,他又回到现实了,依旧吸不到猫的现实。

    从飘忽的状态拽回来,白合飞去换了件干衣服,然后小太监一样的拿毛巾伺候主子擦干。

    然后,花棠独占沙发,看白合飞跪坐在地毯上给她诚恳致歉,总算不喵呜了,开始伸爪,拿沙发上的小抱枕撒气。

    左爪一个,抽飞!

    白合飞忙接住,继续自己声情并茂的悔过,他是知道花棠有多讨厌水的,想想黑猫踩着水把他从浴缸里扒拉出来,又被他溅的湿漉漉,认错是应该的。

    右爪一个,继续抽飞!

    白合飞和棒球队员一样再接住,继续自我剖析,引经据典感情真挚,还装模作样的抹泪悔过,演技虽差但总算让黑猫满意了。

    “对了,我网购了大樱桃,去洗洗端过来啊!”白合飞之前问过小区管家,知道花棠比较特别,什么都可以吃,就想到他前两天买的甜樱桃了。

    还别说,手作大神切起水果来都更赏心悦目。

    洗净之后用小刀切开剃核,等黑猫尾巴一拍沙发垫就立刻送到嘴边,白合飞仿佛一个快乐的小太监,让花棠吃了个肚饱才离开。

    没办法,冷酷残忍的反派恶猫,从不给备胎什么“我可以有猫”的妄想,家养是不可能家养的。

    白合飞也习惯了,打开小窗户看着花棠轻巧的离开,才转身去卫生间把手上的樱桃汁水洗掉。

    “嗯?”刚洗完手,白合飞从镜子里发现,浴缸水龙头外接软管的地方被咬出两个大洞,他一愣之后就笑了。

    这肯定是花棠在他洗樱桃的时候,溜进卫生间做的,猫不懂白合飞为什么要泡澡淹死自己,但她能把浴缸的软管咬坏,让他用不了浴缸。

    白合飞凑近摸了一下坏掉的软管,比划了一下高度,仿佛能想象到黑猫半勾着浴缸的边缘,半拉长自己的身体,努力伸头去把有点高的软管咬坏。

    还挺不容易的呢!

    掏出手机认真的拍了两下,白合飞美滋滋的发了朋友圈,心情极好的加了小太阳的表情。

    对了,今天花棠喵呜喵嗷的时候,他还特意录了音,闹钟、短信和来电铃声可以都安排起来了,猫猫果然是一种做什么都可爱的生物。

    还不知道自己录下的是“猫猫怒骂”的白合飞,只能说年纪轻轻,想的挺美,估计只有遇到另一只猫的时候,才知道喵呜喵嗷不是什么撒娇热情的欢迎语。

    花棠从白合飞家里离开后,抬头看了看天空,快步跳到“红瓦房”的屋檐上蹲守,准时欣赏夕阳西下的景色。

    她是一只有生活情趣的恶猫,日出、风起、云散和雪晴,都是不能随便错过的好风光。

    “红瓦房”和小区的正门处在同一中轴线上,花棠一身黑的团在一起,被正红色的屋檐衬的和颗黑煤球一样显眼。

    这个时候回家的住户不管开车还是走路进来,都能在刷卡认证身份后,一抬头就看到万红之中一点黑的“煤球”。

    “妈妈,你看花棠又在等我们回家!”背着书包的小学生快乐的拉着妈妈的手,指着经常都会蹲在“红瓦房”的黑猫,笑出脸上的小酒窝。

    听到孩子的声音,下班的工作族也抬头,看着佁然不动的黑猫,也觉得心情很好。

    哪怕并不是爱猫人士,也很难抗拒有只猫,乖巧又准时等在小区门口等你回家的温柔呀~

    嗯,只要猫没有否认,九州小区的居民就可以假装花棠是在等他们。

    可能是花棠的姿势实在太悠闲,不少匆匆回家的人也停下步子,站在外面看了会儿落日,一天的疲惫和辛劳好像都暂时消失般,又可以充满信心的面对明天了。

    车辆进出,居民来回,还有年轻人难得看到花棠呆在一个地方,跑过来拍两张照片。

    区之重宠,名不虚传。

    至于花棠?

    眯着眼睛美滋滋的猫,尾巴尖愉快的一卷一卷,今天的夕阳看着好像鸭蛋黄呀~

 

想当恶猫好难哟: 3.第三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