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 > 第十二章 庐州鬼事(下)
盖世双谐  作者:三天两觉
    曾老爷,姓曾名云,字如瑄,官宦之后。

    官宦,便代表有权;有权,便有钱;祖上有钱,所以他生下来也有钱。

    那时节,有钱人才能读得起书,于是曾老爷非但有钱,也有了功名。

    当然了,他那点儿功名,也仅限于让他能请下人(没有功名,家里便不能用下人,有钱也不行),官儿他是没当过的;他也没有必要当,因为仅靠祖上留下的产业,哪怕他什么都不干,也能一生都过锦衣玉食的日子了。

    不过,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曾老爷也不傻,他明白,你再有钱,如果没有权力的庇佑,长久而言,那也是不安稳的。

    因此,多年前,他就非常机智地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了朝中一名年轻有为的官员,并花了不少钱为这位女婿上下打点;如今,他的女婿已是工部尚书,外孙也有俩了;女婿对他很是感恩,再加上两家的利益也紧密的捆绑在一起,所以这曾老爷莫说是在地方上,纵是放眼整个大朙,也算是个颇有势力的人物。

    然而,在这永泰十八年的夏末,一向太平无事的曾府,却突然出了一连串的异事。

    现在回想起来,那事情的起因,应该是在半个月前……

    曾府的后厨,有两个帮工,是一对兄弟,一个叫何大,一个叫何二。有天,他俩推着泔水车出去倒泔水时,何二偶然间看到在河边的草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他好奇凑近看了看,发现那竟是一条由琉璃制成的鲤鱼。

    在我们今人看来,这玩意儿,大致就是“八星八箭998水晶钻”的劣化版,成本低到超乎想象,但以大朙的化学水平和工业能力来说,这东西就算是比较稀罕的了,即使拿去当铺也能换到不少钱。

    何氏兄弟都只是生活在底层的平凡人,他们可没有那种“捡到值钱东西赶紧找失主”的思想觉悟,在捡到东西后,他们在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这回老天可算开眼了,让我哥儿俩捡了这么个大便宜”。

    在他们的认知里,这东西他们捡到了,就已经归他们了,哪怕事后有失主找上门来,他们都未必肯给……至少得收点好处才行。

    于是乎,在回府的路上,这两人便已在迫不及待地商议着事后怎么把这东西卖掉、卖掉的钱怎么分、分完了之后要如何花等等。

    当晚,两人都兴奋得睡不着,但因为旁边还有别人,他们也不好公开讨论这事儿,只能憋着。

    到了子时,他俩实在是乏了,这才先后睡去。

    大户人家,有专门给下人睡的屋子,跟现在的集体宿舍类似,何氏兄弟和另外四个人睡一间,大通铺,哥儿俩的铺紧挨着。

    白天捡到的那条“鱼”,因为他们怕被别人瞧见,所以一直就没拿出来,始终在何二的怀里揣着,他也不嫌这么睡觉膈应。

    就这样,一直到了寅时初刻。

    用现在的话说,凌晨三点多,也就是人睡得最熟的时候。

    忽然……

    下人房的窗外,嘶啦——嘶啦——响起了一阵阵怪异的响动。

    起初那声音很轻,像是树枝被风吹动扫在窗户纸上的声音,但后来越来越响、越来越急。

    何氏兄弟因为太累,睡得很沉,没听见,但和他们住在同一间房的一个叫赵大强的家丁睡觉时比较惊醒,不多时,他便被那声音吵醒了。

    赵大强这年刚二十出头,大小伙子,血气方刚,他也没多想,坐那儿稍微缓了缓,就起身出门,想看看那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顺带去上个茅厕。

    他以为自己听到的可能是野猫或者猫头鹰之类的东西在树上发出的动静,不料,他这一推门,一转头……

    便见得,月光下,一团黑色的、散发着咸腥味的不明物体就在离他半米不到的地方立着,其高度比他还高半个头。

    这玩意儿一进视野,赵大强瞬间睡意全无,其全身上下仿佛是掉进了冰窟窿似的那么冷;那一息之间,他只觉得一股子热血从自己脚底板直窜上脑门,让他头晕目眩、瞳孔收缩,浑身不住地发抖。

    而他那逐渐适应了昏暗光线的双眼,也终于在数秒后看清了……眼前那团黑色的东西,是一头也不知在水里泡了多久的、已经形如水草一般湿黏的黑色长发,而从那长发的缝隙中,还有一张惨白的人脸,正用一双翻着眼白的眼睛瞪着他。

    得亏他是个小伙子,这要是换个女子或是老人来,就算没当场吓死也得吓晕过去。

    赵大强到还好,只是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有声喊被他噎在了嗓子眼儿里,就是出不来……

    数秒后,他的裤子湿了,那股温热的触感让他稍稍回过神来,他的嗓子也不堵了,当即大喊:“救命啊!有鬼啊!”

    这三更半夜的,他这一嗓子下去可热闹了……不止是家丁院奴,就连老爷夫人们也都被这声嘶力竭的喊声惊醒。

    最快赶到现场的,自是他旁边屋里躺着的那五位,可他们出来一看,除了坐在地上尿了裤子的赵大强,周围根本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不多时,管家和其他家丁也赶来了,他们给赵大强灌了两口热水,又抽了两巴掌,这才让其冷静下来,复述了方才的那些事。

    但问及他那“鬼”去哪儿了的时候,他却说不上来,只说自己眼神稍一错开,那鬼就没影儿了。

    接下来,直到天亮前的那一个多时辰,都变得很难熬……曾府上下,包括听了管家汇报的曾老爷,都没再敢合眼。

    那个年头的人,怕这个。即便是从来没见过,他们对鬼神也或多或少都有些敬畏之心。所以曾老爷立刻下令,把所有下人都叫起来,举着灯笼在他们的后院……也就是逍遥津的范围内来回巡逻,有什么异常立刻再来禀报。

    就这样一直到了天亮,这太阳一出来,大伙儿也就松口气了,毕竟妖魔邪祟见不得太阳。

    这事儿到这儿,算是暂时平息。

    而这个时候,何大何二可还没觉得这事儿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当天下午,他俩又趁着出来倒泔水的时候,偷溜到了附近的当铺,想把那条琉璃鱼给卖了。

    当铺的伙计一看这东西,就把掌柜的给叫出来了,掌柜的接过稍微看了眼,立面就撒了手,让何大何二把这东西拿走,说他们不收。

    何氏兄弟这就不懂了,还有当铺不收东西的道理?但他们再要追问,掌柜的就什么都不说,只让他们赶紧把东西拿走,要不然他就给扔出去了。

    何氏兄弟无奈,只能又把东西拿了回来,想着明天出来的时候,再走远点儿,去别的当铺问问。

    于是这天,他们又把这琉璃鱼带回了曾府,还是藏在何二的怀里。

    这天晚上,倒是没什么动静,一夜无话。

    不料,到了第二天一早,何大睁眼一瞧,何二不见了;何大当时就心想:该不会是我那弟弟自己拿着东西跑了吧?

    他赶紧起身,满院儿问满院儿找,但没人看见过何二。

    何大那叫一个气,心说何二肯定是丢下他跑了,没准何二这会儿已经独吞了卖东西的钱,离开庐州,跑到别的地方做小买卖去了。

    但真要说去找,这天大地大的,何二的长相也没什么特点,他又能去哪儿找呢?

    想到这里,何大悔得肠子都青了,自己那么相信弟弟,一直就把鱼放在弟弟那儿,结果换个人财两空。

    又过了一天,管家找到何大,问他弟弟去哪儿了,怎么没来上工,何大也只能回答自己也不知道;何氏兄弟只是帮工,并不是卖身进曾府的,只要结了工钱,随时可以走,所以何二在这工钱还没结的时候自己失踪,管家也不会再多追问什么,毕竟大宅门里也不差这一两个人。

    就这样,到了第三天……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赵大强死了,病死的。

    自从“撞鬼”那晚开始,赵大强就一病不起,吃不下东西,也睡不着觉;找大夫给他看,也看不出什么病来,只能当他是惊吓过度,随便给抓了点有助安神入睡的方子。

    但那药,他一喝就吐……根本就没喝几口。

    他一个小家丁,府里也不可能给他安排什么特别周到的照顾,能给他单独弄个小屋子躺着养病就不错了。

    就这样,他连续几天不吃不喝不睡,到了那天的傍晚,有人进屋看他时,他已经躺那儿断气了。

    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同样是在这曾府后院中,又出了第二件事——何二的尸体,从逍遥池里浮上来了。

    短短半个时辰里,连续发现两个死人,这可不是小事。

    赵大强的死倒还好处理,他从小就是被卖到曾府里的,别说病死,打死都没人管;但何二的死……就不好办了。

    何二不明不白就死在了你曾府里,而且他还有个兄弟活着呢,他们又不是你们曾府的人,只是帮工,你们得给苦主一个交代吧?

    起初,曾老爷也不想报官,就当何二是自己失足淹死的,给他兄弟点银子打发走也就算了。

    而这何大呢,想法也简单,他虽然不知道弟弟怎么会淹死的,但既然人都死了,那他就想着:我弟弟身上的那条“鱼”,这下可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我也老大不小了,靠给人当帮工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但我要把那鱼卖了,再拿上曾府赔给我的钱,用这些钱去干个小买卖,娶个媳妇,也不错啊。

    想到了这里,他就觉得弟弟的死也没什么好悲伤的了,甚至可以说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他连弟弟是怎么死的,都懒得去追查了……

    没曾想,事后他去问管家弟弟身上有没有什么遗物时,管家告诉他什么也没有;而曾府赔给他的钱,也不如他内心的预期。

    何大这就狗急跳墙了,他觉得是有人把“他的鱼”给偷了,但又不好明说,因为人家要是问起这东西的来历,他没法儿回答,所以他就狮子大开口,要曾家赔他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在大朙是个什么概念呢?这么说吧,一两银子,等于一贯钱,即一千文钱,购买力嘛……放到今天,大概能买500斤土豆吧。

    曾老爷是有钱,但也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今天他要是答应了你何大,明天就可能有十个比你何大无赖百倍的地痞找上门来用类似的法子讹你。

    可是人命关天,曾老爷这人在地方的口碑也不错,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仗势欺人,于是,他也只能报官了。

    官府一来人,那看热闹的、传小道消息的老百姓们自然也就都来了,不止是何二离奇淹死的事,那赵大强被“水鬼”吓死的事,也很快就成了庐州百姓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那何大呢,活儿是不干了,但他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就算有,在要到钱之前他也不想去,所以他就在曾府赖着。

    管家怕他干扰其他下人,就给他单独安排了一间房,也管他饭,说他可以住到官府查出结果来为止。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何大正独自在房里睡觉呢,黑暗中,耳边竟忽然响起了兄弟何二的声音:“哥,我死的好惨啊……”

    何大听到这句后,当时就吓醒了,他也分不清刚才是做梦还是真的,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摸到了一样东西——一条表面还是湿的的琉璃鱼。

    “啊!”那一刻,何大吓得是魂不附体。

    还没等他弄明白是什么情况,他忽又听得……

    嘶啦——嘶啦——

    窗外,开始响起了一阵阵的怪响。

    关于这怪响的事儿,何大可是亲耳听赵大强讲过的,他现在再回忆起来,脑中便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赵大强撞见的鬼,从一开始是奔着这条鱼来的?”

    嘶啦嘶啦嘶啦……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了,何大吓得抱头趴到床板下,大声喊救命。

    也不知过了多久,声音停了,然后,便传来了好几个人的叫门声。

    想来,是有人听到呼救过来了。

    何大鼓起勇气从床板下爬出来,去打开了门,看到是管家和几名家丁挑着灯笼在门口,这才松了口气。

    事到如今,他也实在是瞒不下去了,当夜,他就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跟管家讲了,并把那条“琉璃鱼”拿了出来,管家又把东西呈给了曾老爷看,转述了何大的故事。

    曾老爷是读书人,哪懂这些,就当这琉璃鱼是件邪物吧,赶紧找个荒山野地埋了也就得了;至于那何大,给他十两,他爱要不要,让他赶紧走人。

    第二天一早,何大就拿了银子离开了曾府,苦主都跑路了,他那兄弟何二的案子官府也就不查下去了。

    而那条“琉璃鱼”,管家吩咐几个家丁,专门挑了个日正当空,阳气最盛的时候,跑到城外一处荒地,挖了个相当深的坑,当场给埋了。

    本以为事情就此就告一段落,然而……

    又过了几日,曾老爷的二夫人忽然被发现暴毙房中,而且那尸体的双手,合在胸前,手中紧紧地攥着一条琉璃鱼……

    ………………

    黄东来在路边的一个酒肆,给那位陌生的老大爷点了壶酒,听他绘声绘色地讲完了这个故事。

    听罢之后,黄东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那个……这位老丈,且不说这事儿是不是真这么邪门儿啊……为什么你说得这么详细,好像自己亲眼瞧见了似的?”

    “嘿!小子,你还别不信。”老大爷相当自信地回道,“我是听我隔壁老李家的李奶奶说的啊。”

    “那隔壁老李家的李奶奶亲眼看见了?”黄东来又问。

    “她没看见,但她是听她孙子的朋友的表舅说的啊。”老大爷又道。

    “那她孙子的朋友的表舅……”黄东来说到这儿,自己都有点听不下去了,他转而道,“嗨~您就说,这消息的源头是哪儿吧。”

    “就是曾府的管家,曾粟啊。”老大爷回道,“这些事儿,前前后后,他最清楚了,是他亲口跟衙门口儿的周捕头说的,周捕头知道了,他那些衙役兄弟们自然也就知道了,再然后……”

    “行行……‘再然后’就不必提了。”黄东来制止了对方继续贫下去,并又问道,“对了,那曾家二奶奶什么时候死的啊?”

    “就昨天。”老大爷道,“尸首在房里放了一天一夜了,没人敢去动,到了今天,曾老爷和县太爷商量下来,干脆,让差人们把二夫人的尸首连同那琉璃鱼一块儿,直接送庙里去,请和尚们念经超度几天,看看能不能把这事儿给平了。”

    “嗯……昨天……”黄东来摸着下巴念道,“昨天死的人,今天这事儿已经满城皆知了,你们这儿的老百姓还真爱串闲话啊……”

    “小砸。”老大爷笑了,“呵……你不也爱听闲话吗?要不你咋给我买酒呢?”

    黄东来心想,也是;这里又不是他以前那个世界,人们可以一整天都盯着手机和电脑,在网上找寻近乎无限的信息和乐趣……在这里,连张报纸都没有,老百姓可不就爱添油加醋地互相串闲话么。

    又过了片刻,黄东来想起自己还有事儿要办呢,便放下了酒钱,跟那大爷道了别,奔高铁帮的分舵去了。

    本来今天这事儿,也就一听一乐,并没有在意,也没打算去管。

    但黄东来不知道的是……他此生偏就与这些神神鬼鬼、玄而又奇的事情有缘;最终,他没找事儿,事儿反倒来找他了……

 

盖世双谐: 第十二章 庐州鬼事(下)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