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笔趣楼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卷浮云 > 36.御剑匣
一卷浮云  作者:萧烟若虹
    浓浓的沉重金属感从匣子之上散发了出来,仿佛是一件无比沉重的东西。恐怕就是移山境的高手拥有移山之能的人,也不能移动这件东西。可想而知这件东西的强大,御字就像是有一股魔力一般,吸引着逆无名的视线,虽然已经遍布灰尘,像极了一件锈迹斑斑的烂铁,可是却遮挡不住散发的神韵,这是一件神器。无可否认,收藏在了藏兵阁之中的东西自然就是神器,可是这件神器不知道收藏在这里多久了,也许连余小鱼都说不出这件神器的来历。逆无名携带着期待的神情,将已经黑了的掌心缓缓印在了御字之上,这已经是最后一件神器了,不可能有第二件了,如果这件神器都不认可他,或许自己就要用元气凝练灵器了,不过就算是灵器,他也要凝练最好的,逆无名暗暗下定了决心。咔咔,似是机括转动的声音响起,御字在手心之中不停的旋转,咔嚓一声,停止了旋转的御字倒了一圈,随之而来的就是长匣从之间像扇子一般向着两边裂开。长匣从地上立了起来,就像是孔雀开屏一般,立在了地上,一股极为锐利的气息扑面而来,似是能够切碎任何的一切。里面条条框框的并列在了那里,那些锐利的气息就是里面传出,这里面就是神器,逆无名的心中激动了起来,这件神器终于认可自己了,他一脸得意的瞟了一眼血魔刀,随后缓缓将长匣关了起来,里面的条框之中装的是什么,他来不及看,他现在只想带着这件神器离开这里。他以后都不回来藏兵阁了,因为他不想在这里看到那一件令他厌恶的神器,血魔刀沉寂了在这里多久无人知道,不过以后一定会继续沉寂下去,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取走血魔刀,因为这刀认可之人选择了第二件神器,除非逆无名死了,血魔刀才能选择第二个认可之人,这也是神器的代价。

    “你选好神器了?”刚走出了藏兵阁,东方初就出现了,他有些好奇逆无名挑选了那么久挑上了什么样的神器,看着逆无名背负在了身后的宽大长匣,东方初的眼眸皱了一下。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这件神器似是不曾在藏兵阁之中存放过,不过他没有问,也许是因为这件神器不起眼,不被他重视所以遗忘了,看着逆无名身后锈迹斑斑的铁匣子,的确是非常的不起眼。

    “选好了。”逆无名一脸高兴的拍了拍身后的长匣说道,挑选了这么多天,终于被一件神器认可,就好比失望的尽头出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让他极为的高兴。他只有在遇见紫玲珑的时候这么高兴过,不管这件神器是何品级,他都不在乎,因为这件神器选择了自己,自己也只会用这件神器,就算是最普通的神器他都不在乎,虽是这样想,但是他感觉到了这件神器的不普通。因为这件神器的材质,很罕见,非常的罕见,许多神器的材质他都不曾知道,但是这件神器的材质,根本不在上千件神器之中出现过,要知道连血魔刀这样极品神器的材质都在里面几件神器之中出现,只不过那些神器不曾出自神御境强者之手而已。否则极品神器也许会多上几件,只有这件神器的材质,他不曾见过,一件神器之上一丁点了都没有,只有浮屠铁塔之中的那一件铁套,可是铁套似乎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是用来困住神虚境强者的东西,不过就算是这样,铁套也是极为的不凡,神虚境强者的力量有多恐怖,连逆无名自己都不敢想象,他竟然在那一件铁套面前无力挣脱,所以他才会觉得这件神器非同寻常。

    “血魔刀认可了你,那是藏兵阁唯一一件极品神器了,你做了一个非常不聪明的选择。”东方初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失望的神情,虽然他有些看重了逆无名,可是现在的选择让他有些失望。血魔刀可是极品神器,无论任何人都会选择血魔刀,而不是这样一件毫不起眼沾满了灰尘的神器,萧白就是最好的例子,手中的白玉剑可以与十一境神玄抗衡,成为天下剑神,一件极品神器足以让十一境的强者都为之疯狂。曾经连姜太虚都想要得到血魔刀的认可,可是他却放弃了血魔刀,在他眼中,这无疑就是一个最愚蠢的选择。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再收一位亲传弟子的,可是现在他打消了这种念头。就算你如今是绝世天才,重修气海传奇人物,他也很失望,所以他心中那一个念头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错了,我觉得这个选择是我这辈子最聪明的选择。”逆无名缓缓站直了身子,一脸严肃无比的看着东方初说道,随后缓缓迈开了步子,绕开了东方初朝着自己住的松苑而去。

    “可惜了,听闻他在浮国是一个风云人物,这样的眼光是如何成为风云人物的?”东方初缓缓摇头看着他的背影,眼眸之中是失望,无比的失望。

    逆无名回到了松苑,松苑的隔壁也是一个院落,而且恰好就是萧白的院落,萧白已经回来了,不过逆无名始终都不曾见过萧白,虽然住在他的旁边,可是依旧不曾见过,因为他实在是太专注藏兵阁了,所以连自己隔壁的院落之中已经住了人,他都不知道。真传弟子都是有独自院落的,与长老无异,而松苑跟萧白的院子挨着,可是松苑要比萧白的院子大得多。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今天松苑门口有一个探头探脑的脑袋在里面瞅着,逆无名看着就像是做贼一般的女子在瞅着,轻步猫了过去,缓缓走到了女子身后,已经走到了女子的身后,可是女子依旧不曾发现他。女子的视线都被松苑里面的景象吸引住了一般。

    “喂。”逆无名突兀的在女子身后发出了一声。

    “啊。”女子大叫了一声,吓得倒在了地上,眼眸之中是一脸的惊恐不已,看着身后出现了逆无名是一个人之后,她才反应了过来。

    “你这个人干嘛吓人啊?”女子眼眸之上有些怒意的向着逆无名说道。

    “应该是我问你你在我门口干嘛吧?”逆无名看着女子说道。

    “这是你的院子?”女子有些诧异的看着里面那一个美丽的院子说道。

    “是啊,你想要看就进来看吧。”逆无名率先走了进去,女子扭捏了一下,也跟在了他的身后,松苑的院子之中那些青松散发着元气。整个空气的清新都提升了几个档次,女子进入了院子都觉得与站在门外有些不同,站在院子之中呼吸都比外面站着呼吸舒适了许多。

    “你这里可比隔壁好多了。”女子一脸羡慕的说道。

    “你住在隔壁?”逆无名诧异的问道,隔壁住的什么人他不知道,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子没有一丝元气,他的神念都感知不到任何的境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女子是普通人。一个普通人出现在飘渺学府本身就是奇怪的事情,而且还住在了隔壁,这里可是长老跟亲传弟子才能住在这里,而且这里就只有两个院落。他

    “对啊,这几天都看到这个院子空荡荡的,我还以为这里没有住着人呢。”女子淡淡的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逆无名饶有兴趣的说道。

    “鹊羽。”女子淡淡的说道。

    “名字很好听。”逆无名微笑着说道,他喜欢这个女子的气质,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女子眼眸之中那种纯净的感觉。这种感觉可以让人心生亲近,无论她长得多么普通,可是这种气质却足以让人忽视她的普通。所以逆无名心中不曾排斥她,还将她领进了松苑之中,如果是别人,逆无名不会有这么大方,要知道这里可是连风夕都不曾来过,风夕可以算是他的一个熟人了。如果他在飘渺学府有朋友的话,风夕算一个了。

    “你呢?”鹊羽也向着他问道。

    “逆无名。”逆无名笑着说道。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鹊羽笑着说道,不过逆无名不可置否,他的名字好听吗,从来不曾有人说过,天下有姓逆的人吗,恐怕已经没有了,因为他本就不姓逆,可是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的姓名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你是第一个说我名字好听的人。”逆无名笑了一下说道。

    “是吗,我们可以做朋友吗?”鹊羽询问道。

    “自然可以。”逆无名点了点头。

    “鹊羽。”呼唤之声响起,鹊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幸福的笑脸,那种感觉很美好。逆无名知道那种感觉,他知道那个呼唤她的人,就是她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也是她的天,是她的一切,那个人或许比她的生命更加的重要,没有什么能够替代那个人在她心中我位置。

    “我相公叫我了,我要回去了。”鹊羽一脸笑容的说道。

    “你相公,他叫什么?”逆无名有些好奇的问道。

    “萧白。”鹊羽说道。

    “剑神萧白?”逆无名心中诧异了一下,鹊羽点了点头,随后跑出了松苑的院子,似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赶到萧白身边去。只是逆无名皱了一下眉头,住在他隔壁的是剑神萧白,他听到实在是太多了,剑神萧白,飘渺学府之中的传奇人物之一,被誉为那一代的绝代英才,将来独领修行界之首的肯定是萧白,一个能够越境挑战的强者,如果踏入十二境,天下间还有何人能敌。他就像是自己的那位师尊一样,成为天下第一,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事情。不过逆无名不关心这些,什么第一都不及紫玲珑来的重要,现在他只关心一件事情,就是最快的时间将自己的力量最大化,他已经修行了藏书阁之中所有的秘籍,如今只差一件本命物,他就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这样他的力量就能发挥到极致。只是他心中有些担忧,因为鹊羽这种状况就是典型的门不当户不对,鹊羽能够承受的住那些压力么,他的心中没有底,爱也许没错,可是鹊羽似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逆无名没有想太多,那些似乎不关他的事情,现在自己就该好好做自己的事情。自己的娘子紫玲珑现在杳无音讯,现在这个时候已经自顾不暇,不能分散心力到别人的事情之上。所以他进入了院子,将那一个长匣放在了屋子之中,打了一盆水拿着一块布,细心的擦拭着长匣。他擦拭的极为认真,每一下擦拭白布就会变成黑布,不知道换了多少盆水,逆无名终于将长匣擦拭干净。上面的浮云图雕也显现了出来,非常的规律,御字龙飞凤舞,下笔之人的书法造诣极高,这绝对是一个书法大家的字。虽然是篆体,但是笔画犹如龙蛇游走,似是活过来了一般,这种感觉只有书法达到了一定境界才能够感觉到。他缓缓翻开了匣子,背面之上皆是浮云雕刻,只有在边缘之处细微的雕刻着一行字。吾一生铸造神器,晚年铸造一件超品神器御剑匣,其中封存了当世至强七剑,奈何无人能做其主,此乃吾之生平憾事。简单的一行字却是显得语气极为沉重,这件神器竟然是超品神器,如果让人知道,这绝对会让任何人疯狂,就算是用不了,别人也会疯狂的争夺这件神器,因为他们不会容许这样的一件神器落在别人的手中。传言浮云图隐藏的就是一件超品神器,超品神器的价值,已经超越了这片天地的桎梏,逆无名有些奇怪。这个人竟然能够铸造出超品神器,怎会如此籍籍无名,这件御剑匣也是籍籍无名,难道真如他所言,这件神器从来都不曾找到过主人。这件神器已经在藏兵阁藏了多久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时间绝对不短,但是这样一件神器能够凝练成本命物吗,天下间可不层有超品神器出世,更别说本命物是超品神器了。只不过逆无名心一横,不管三七二十一,竟然这件神器认可了自己,他相信一定能够凝练成本命物,他将自己的神念涌入到了剑匣之中。天地变得昏暗了起来,他似是来到了一片极为昏暗的天地之间,周边的空间混沌不堪,整片天地变得暗沉沉的,他看到了一个人,在混沌的最深处。一个人脚踏虚空,站立在了那里,其后七道光芒就像是彩虹一般缠绕在了他的身躯之上,似是这片混沌的空间将他看了许久一般。他的眼眸缓缓睁开,眼眸之中金芒散发,两束金光似是从混沌之中穿越而来,落在了逆无名的神念之上,金色的光芒沐浴在了他的身体之上。

 

一卷浮云: 36.御剑匣阅读完毕!